御宅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客栈武林 > 正文 第80章 前奏

正文 第80章 前奏

推荐阅读:我活了几万年(李长生楚梦)重生之财气冲天浑天星主模拟神仙是什么体验花都绝品医神洪主星际回收商万亿富婆爱上我从英雄联盟开始爆红全网网游之逍遥仙魔

    阴雨绵延了近半个月之后,太阳终于再度坦然的在众人面前露出了笑脸,不再像之前那般总是笑一下之后,旋即又被被阴云笼罩,难觅踪迹。

    不过,太阳虽然出来了,但被困了半个多月的锦衣卫车队却依旧无法上路,毕竟天空可以一日之间,甚至须臾之间便完成阴晴交替,但地上的土地,反应却要慢得多。

    尤其是被绵延不断的雨水浇灌了十多日的道路。

    哪怕是最为宽阔、平整的官道,此时踏上去都是深一脚浅一脚,甚至遍布泥水坑,更不要提那些小路了。

    当然,若是只有人马的话,那锦衣卫们虽然厌恶,但却还是可以顶着泥泞不堪的道路上路的,但此时押送着那些财宝,显然就有些无能为力了。

    无论金银,都是极度压秤的重金属,这也就使得押送金银的大车,在平常的时候,车辙印都要比运送其他东西的大车还要深的多,自然的,现在陷入泥坑之中的机会也就大许多,而且陷入泥坑之后想要将其推出来的难度也要大的多。

    因此,在道路被太阳的热力重新烘干水分,变得坚实之前,锦衣卫的车队还要继续窝在小小的驿站之中等待。

    好在此时已是仲夏,太阳已然显露出了祂的威力,最多不过两日,道路应当就会被太阳再度恢复成之前那般,人马走过,尘土飞扬的干燥模样了。

    不过千户陈岩青知道,能够继续赶路只不过是个开始,一场大戏的开始。

    虽然他的手下在被困在这里的十多天里依旧一无所获,但这更多的,只不过是个障眼法,用以向正在监视着锦衣卫车队的天衍门眼线们证明锦衣卫的确不知道前方情况。

    为了能够更真实的表露出这一点,他甚至不惜大发雷霆,对手下的小旗、总旗甚至百户们大加惩戒。

    但在暗地之中,他已经通过白十二知晓了天衍门的一切动向。

    对天衍门可能会设下埋伏的两处地点更是了如指掌。

    唯一令他有些不安的,或许就是,到现在白十二依旧还未确定,天衍门会在两处地点中的哪一个设伏,让他因为担心会泄密,现在还不敢将真相告诉手下的总旗与小旗们。

    可车队马上就要上路了,他也不能再等了,否则仓促之下,他手下的锦衣卫们可能无法完全做好应对的准备。

    不过,就算心中不安,他也不好责备白十二,不仅仅是因为忌惮他与朱瑾萱之间的关系,也因为他心中清楚,若不是有白十二的存在,他不可能对天衍门动向一清二楚。

    这件事上白十二的功劳是不可忽视的。

    。。。

    其实白十二自己也知道,现在天气转晴了,他必须赶快得到确切的消息,然后将消息送回去,以便让锦衣卫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应对的准备。

    但他此时却依旧还在纠结。

    他纠结的倒并非是天衍门的埋伏到底在两处地点中的哪一个这种问题,毕竟无论哪一处,情况他都无比的了解,陈岩青也一样了解,两处设伏的地点对锦衣卫来说完全没有差别。

    他纠结的是,现在到底是该促进太微垣与木易行之间的联络,进而使得双方就此联盟,取得设伏的主导权,还是故意泄露行踪,让北斗九星君知道他们可能被卖了,从而引发他们的内讧。

    若是在战场的话,他自然是要选择第二种,让敌人陷入内讧之中,但此时,对锦衣卫来说,最好的应对,似乎应该还是让天衍门继续“平稳”发展,让他们设下埋伏。

    因为锦衣卫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将埋伏的天衍门门人们一网打尽。

    相反,若是让天衍门此时陷入内讧之中,先不提有可能会影响到内应木易行的地位,威胁到木易行的安全,单单是考虑到内讧之后他们还会不会继续设伏就已经足够让白十二打退堂鼓了。

    可是,若是能够让天衍门陷入内讧,又能够让他们继续设伏,却各自为战的话,那锦衣卫在遇到埋伏之时所受到的压力无疑就会大大减少,这样不仅能够更有把握将北斗、太微垣、天市垣的人一网打尽,还能大大减少锦衣卫的损失。

    眼下再想回去和陈岩青商量显然已经有些太晚了,所以,白十二只能和木易行商议了。

    而木易行在听完白十二的纠结与思考之后,脸上的神情却显得十分的怪异。

    “白旗官,你这未免把事情考虑的太过复杂了吧?”

    木易行虽然语气依旧恭敬,但言语之间却似乎透漏出一点嫌疑甚至鄙夷的心思。

    “天下间安有做大事没有牺牲的道理?就为了几个人的生死,去尝试很有可能将情况变得极度糟糕,甚至导致彻底失败的办法,岂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紧跟着,木易行连语气都带上了几分对白十二这种念头的不满。

    毕竟这件事可关乎着他能否成功踩着同门的尸体登上锦衣卫百户的官位,他可不想因为白十二这一点妇人之仁功亏一篑。

    “确实是这个道理。”

    白十二倒是没有因为木易行的“出言不逊”就心生恼怒,相反,他被木易行的话给点醒了。

    他一直都想着要用最少的力气,最小的代价去换取成功,可是天下间怎么可能时时刻刻都出现这种好事,就算一次两次侥幸成功了,但若是就因为这一两次小小的成功就在今后所有做事的过程中为了这种结果而去瞻前顾后的话,那必然是会遭遇重大挫折与失败的。

    果然,在这种决断上,他还是远不如独当一面十多年,掌控数百人生死的木易行果决啊。

    “那既然如此,你是决定与太微垣人合作了?”

    没有了纠结,白十二心中也就没有了犹豫。

    “北斗九星君能够控制影响的人员还是太少了,与太微垣合作的确能让我掌握更多人员的动向与具体的行踪。”

    木易行点了点头,心中已然做出了决定。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按照这个决定去做吧。”

    白十二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做出了决断。

    “黄昏之前,太微垣的人会在营地之中制造一番骚动,用以吸引北斗九星君的注意,你我到时便一同借此离开营地吧。

    不过,依你看来,太微垣的人最有可能在哪里设伏?我离开之后,就要返回驿站向陈千户禀报此事,时间已经不多了,是时候该准备了。”

    “北斗他们的快马今日已然离开,回去向黄龙报信了,所以最好还是快点动手,迟了,我担心会生变。”

    木易行思索片刻后,沉声说道。

    “那便依旧还是按照你之前提出的计划行事?太微垣的人会同意吗?”

    白十二听懂了木易行的意思,心中却有些疑惑与担心。

    “太微垣的人寻找新的设伏地点,只不过是想要借此与北斗他们争夺权力,所以,只要能够保证他们的权力,他们是不会在乎设伏地点究竟在何处的。”

    木易行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就算他们提议更改设伏地点,我也有七成的把握让他们改变心意。”

    木易行话音刚落,突然外面便传来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白十二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面对白十二躬身站定。

    就在白十二刚刚摆好动作,一个身影便已然闯了进来。

    “星君,不好了,不好了!天市。。。”

    来人是木易行的心腹,从他直接闯入以及一脸焦急的模样,便可以证明,的确情况很紧急。不过,对方在看到了躬身站在木易行面前的白十二后,立刻便收住了嘴,脸上有些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白十二,似乎在思索白十二的身份。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木易行皱起眉头,似乎对他这种突然闯进来的行为极为不满,只是碍于有白十二这个“外人”在场,才没有直接发作,只是不满的骂了一句。

    “星君,这。。。”

    被骂的心腹脸上有些委屈,有心想要开口解释并禀报,但却因为不知道白十二的身份,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能不能说。

    “好了,你先出去吧。”

    木易行也看出了他的担心,便十分“贴心”的赶人了。

    但实际上,他却是知道这应当便是之前白十二所说的骚动了。

    白十二躬身离去,而看到白十二是身影完全离开之后,心腹才终于再度焦急的打算开口。

    可惜,他还未开口,便被木易行阻止了。

    “好了,你不用再禀报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你来的正好,立刻随我出去见几个人。”

    “出去?”

    心腹是真的彻底懵圈了,看着木易行的眼中充满了大大的问号。

    不过木易行积威深重,他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在木易行明显不想为他解惑的情况下,他确实不敢开口询问,只得暂时按下疑惑,老老实实的看着木易行快速的进行伪装,然后带着他悄悄的离开了营地。

    一路上,心中疑惑越来越重的他,在见到了太微垣左执法的面具之后,终于达到了顶峰。

    他想不明白,自家星君与太微垣的星官们之前不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敌对关系吗?怎么突然之间,自家这位星君就一副不想被其他人见到的架势,悄然的与对方会面了呢?

    不过,马上,他便通过木易行与太微垣左执法的交谈,知道了其中的关窍。

    自家这位星君果然是手段惊人啊!

    莫名的,他突然又想起了之前见到的白十二,心中更是一阵明悟。

    原来自家这位星君早在也北斗九星君联手之时就已经做了两手准备。

    。。。

    木易行自然不关心手下的心理活动,此时的他,正在劝说太微垣的人同意按照他之前提出的计划行动。

    而他劝说的理由也很简单。

    北斗九星君今日已经派出了快马回去向黄龙请命去了,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否则待到黄龙的命令到来,我们双方只怕都得要给北斗他们打下手了。

    当然,除了用北斗九星君的东西作为“威胁”之外,木易行也没有忘记给他们利益。

    考虑到太微垣的人远比北斗多,他愿意再拿出半成的利益来让渡给太微垣。

    而其实原本就没有否定木易行计划这个打算的太微垣左执法,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一番讨价还价后,将半成变为了一成。

    但相应的,木易行也拿到了更多的主导权。

    也因此,双方对这个结果都很满意。

    。。。

    “左执法,这,会不会有诈?”

    看到木易行满意离去的背影,太微垣的其他星官心中总感觉有些不踏实。

    钱财动人心,可现在木易行竟然轻易的便同意让渡出一成的利益来,实在是有些诡异。

    “哎,你们啊,还是太过稚嫩了。”

    但左执法听到他们的担忧之后,却忍不住摇起了头,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还请左执法解惑。”

    “虽说是强龙难压地头蛇,但地头蛇一开始却也并非就是地头蛇,而同样是过江龙。”

    左执法没有详细的解释,而是给出了一句似乎与这件事完全无关的,似是而非的解释。

    听到这句解释的一众太微垣星官们纷纷闭目沉思,很快,心思通透的人便睁开了眼睛,眼中露出几分了然,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也终于睁开了眼睛。露出恍然的目光。

    一直在看着他们的左执法,面具下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的确是在用这件事考校着这些后辈,而从结果上来看,似乎还不错,虽然其中没有那种不需要他的提点就能想清楚其中关窍的天才,但也没有太多无法点醒的顽石。

    “左执法,难道太岁就不担心我们成为那条取代他的过江龙吗?”

    虽然想通了其中道理,但依旧还有不少人心存疑惑。

    “呵,你以为他痛快的让渡出一成的利益换取在这件事更大的权力是为了什么?”

    不过,这一次没有等到左执法开口,便已然有人带着鄙夷的语气开口解释了。

    “你!”

    “能够在这泉州府独当一面十余年,太岁果然不是好相与的对手啊!”

    眼看着手下的星官们马上就要吵起来了,左执法及时开口,压下了所有的声音。

    只不过,无论是那些年轻的星官们还是左执法,显然都完全没有想到过,他们的猜测其实与事实相差了足有十万八千里。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19/19609/164589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