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前任无双 > 正文 第六三七章 丝线

正文 第六三七章 丝线

推荐阅读:我不做阴阳师了巨星闪耀时迷踪谍影大叛贼寻找野生人类三千个白日梦成真了洛天依地球之旅兵王传奇极品整鬼专家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

    然明耀辰依然很迟疑,他们站着说话不腰疼,他是要担责任的,他儿子还在仙庭那边当官。
    犹豫再三后,他看向了都兰约,“都兄,这事你怎么看?”
    都兰约苦笑,这事他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他也知道明耀辰在顾虑什么,叹了声,“明兄,我也在场,真要出了事,我也跑不掉。”
    明耀辰:“你的意思是给?”
    都兰约叹道:“想来罗康安也不至于要害灵山,若真劫有五尊第八代巨灵神当幌子的话,也许是能够遮掩过去。”
    林渊道:“两位院正放心,这个绝不会有假…”
    明耀辰抬手打住,罢了,他不想再听了,转身走去了殿侧摆放的一张长案,坐在了案后,提笔蘸墨,斟酌后快速落笔纸上。
    大概猜到了他在写什么东西,林渊目中略闪过一丝喜色。
    大家也都挺自觉,知道写下的是机密,没人过去旁观。
    明耀辰写完就起身了,也没拿过来,走到林渊身边给了句,“自取吧,但愿你们善用,否则灵山上下便是一场浩劫。”
    “是。”林渊拱手应下后,快步走到了案后,盯着看了看,发现果然是一份炼制秘法。
    真假他分辨不出来,不过没关系,拿去让人试试便知。
    吹干墨迹,记录炼制秘法的纸张折起,心收了起来。
    东西拿到手了,林渊也就没了久留的必要,告辞而去。
    待到人都走了,明耀辰和都兰约相视无语好一阵后,明耀辰叹道:“明兄,你为何也帮他说话,令我独木难支。你难道不知道,这东西一交出去,咱们就上了贼船,彻底成了和他们一伙的了。”
    都兰约呵呵一声,“你以为不交给他们,就不是一伙的吗?这帮家伙把事给做绝了,你觉得是他们能收手,还是妖界那边能收手?仙宫那位也不想他们收手。已经开干了,如今连杨真也卷入了,我们迟早要被逼的站队。别说我们,诸老院也被架在了悬崖边,你不交,诸老院能肯?明兄,都没有退路了。”
    明耀辰唉声叹气,“你说,当初咱们明知道他背后是罗康安,明知道有所图,还让这子留下干嘛,现在这漩涡被他越搅越大了,谁都爬不出去了。”
    都兰约亦叹气,“当初谁知道他们会搞出一堆这样的破事来?”
    ……
    青园楼阁下,夜幕灯火下的白贵人已经恢复了人身,一排青园看家护院的人集中在了一起,被接受问话。
    经过白贵人亲自盘查,已经发现了端倪,发现了两个身穿黑斗篷的人在事发时离开了青园。
    不发现还好,一发现,杨真等人的脸上已是满脸阴霾,简直难以置信。
    白贵人眼睛都瞪圆了,气得直哆嗦道:“有嫌疑人大摇大摆的从这走出去,你们居然连拦下盘问都没有?”手指一人,“你是看门的,说,可疑人出青园,为何不拦下盘问?”
    因杨真等人在,那人紧张道:“我…他们穿着黑斗篷在青园不慌不忙公然行走,未曾多想是不轨之人,我见…”偏头朝另一头的几人看了看,“我见他们都没有拦下盘问,以为是园内私密行事之人,以为得了什么准许,故而没敢多过问。”
    白贵人跟着看去,亦指着怒斥,“为何不拦截盘问?”
    被指之人也紧张道:“贵人,他们是从这未得允许不得擅闯之地离开的啊,又穿成那样,谁能想到干了不轨之事还敢那样穿戴着公然离去,只以为是密客…”低头了。
    “呀,我杀了你们偿命!”白贵人一声怪叫,五爪骤然变得尖锐,就要闪身杀出。
    一旁的李如烟陡然横臂一抓,拉住了她胳膊,喝斥道:“冷静!”
    控制住了白贵人后,又对站了一排接受盘问的人挥手道:“都带下去。”
    一排甲士上前,当场将人给带走了。
    李如烟又挥了挥手,让不相干的人都退下了,才对白贵人沉声道:“白,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杀了他们于事无补,还会惹麻烦。现在还不能确定这案子是不是我们接手,你现在杀了目击证人,回头不但解释不清,还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天呐,四爷就这样被害了,凶手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我青园上下都是睁眼瞎啊!”白贵人痛心疾首泪洒而泣。
    紧绷着面颊的杨真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两个字,“猖狂!”
    李如烟松开了白贵人的胳膊,面色凝重道:“的确是猖狂!现在情况基本上清楚了,有人事先秘密潜入了青园内,暗伏到了四哥出现后再痛下杀手。白走到这门口时,凶手应该还在场,怕撞破,立刻令外面接应的人制造动静,将白给吸引开了,然后再大摇大摆地从这里离开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玩这套利用守卫盲从心理的把戏从这里离开,这凶手的沉着冷静非同一般。二爷,可能就是神狱内动手的两人。”
    杨真骤然偏头看向他。
    李如烟:“四哥身上没有其它伤痕,唯颈部断口致命,可以说是一击致命。从断口看,非同一般的锋利,与神狱内的痕迹极为相似。而且进入神狱的也是两人。”
    正这时,楼阁上有人探身朝下喊道:“二爷,发现了异常。”
    闻听此言,下站的杨真、李如烟和白贵人几乎是同时飞身上去了,陆续进了阁内。
    报信者蹲地,指着地上的两处血迹道:“血迹经过检测,不是同一人的,这个是姚大人的,这个则不是,凶手当中有人受伤了。姚大人的左手手背还有左手衣袖上也有外人的血迹,从血迹点状滴落和喷射情况来看…”
    起身挥手示意了一下,一人到他身后,做出了从他身侧掐住他脖子的动作,继续解释道:“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姚大人的左手应该已经掐住了一名伤者的脖子,站位大致上应该就是这样的。”
    杨178gu真和李如烟皆目露思索。
    拨开配合演示人员的胳膊,那人又指向门口的横框上面,“在上面卷帘的后面发现有人横卧过的痕迹,是新痕,当时应该还有一人藏身在卷帘后面。初步判断,凶手至少有两人。”
    两个!杨真和李如烟相视一眼,这吻合了外面目击者看到的,看来凶手就是那两个穿黑斗篷的人无疑。
    李如烟又问:“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那人道:“暂时就发现这些,其它的还要继续细查再说。”
    “你们继续。”李如烟吩咐后又伸手示意了一下,请了杨真一起出去,又一起飞身落在了庭院内后,他才对杨真道:“丝线!”
    杨真不解:“丝线?”
    jhsdk“凶器!”李如烟给予确认,解释道:“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其中一名凶手不是四哥的对手,基本上是一个照面就被四哥给拿下了,并被四哥打伤。而且,四哥很有可能是突袭,并且凶手应该是四哥认识的熟人。”
    熟人?白贵人惊疑,忍不住环顾四周,这里除了她外,还能有什么熟人是能轻易接近四爷的?
    杨真问了句,“何以见得?”
    李如烟:“原因很简单,不是熟人轻易近不了四哥的身,四哥知道自己身上的干系,来这种地方是很警惕的。还有,被四哥打伤之人也不可能是偷袭,这种刺杀,尤其是潜入此地,没有实力相差悬殊远距离偷袭的道理,真要那样的话,必然有不的交手动静。同此理,四哥也不太可能是远距离袭击,否则hssh对方反抗也定有不动静。
    此地楼阁,闲杂人等是不能靠近的,尤其是顶楼。有人到了楼阁上,还要在那片空间不发出四哥能察觉到的动静近四哥的身,这种可能性太了。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四哥的熟人才能靠近四哥。
    之所以在现场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也没有打斗的声响传出,而四哥还能将对方给打伤,说明四哥在保持警惕之下发现了不对,是采取了近距离突袭的手法一举将对方给制住了,却不防另有杀手暗伏,一举要了四哥的性命。”
    杨真若有所思着微微点头,显然是认可了对方的分析。
    白贵人皱着眉头,也听懂了,但还在思索之前的问题,哪个熟人能在楼阁上接近四爷?
    李如烟继续道:“四哥制住了一人,加之有人在这种地方行不轨,四哥岂能对周围放松警惕?凭四哥经验之老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出任何动静的将四哥给一击刺杀,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四哥遇上了连他自己也防不胜防的情况,说白了就是没发现凶手的杀招,否则必有反击动静!”
    杨真骤然眯眼,根据自己的打斗经验,也吐露出了两字的同样答案,“丝线!”
    李如烟颔首:“若非丝线,那该是何等修为的人出手,才能在弹指一挥间将四哥那般修为的人毙命,不出声响,且造成那样的断口?真要有那般恐怖的修为,又何须躲在卷帘后面?未免有失身份,大可不必,也不会导致同伴受伤。
    所以,结合伤口来看,应该是很细的丝线,细到不容易发现,因而异常锋利,导致四哥没有任何反应就遇害了。否则的话,四哥的为人我们是了解的,该下手的时候绝不会犹豫,被四哥掐住脖子的人断不可能还活着走出去,四哥必然是第一时间解决掉一个,可被制住的人还是活着离开了!”
    回头看向了院门外,“其中一人受伤了,恐怕那般大摇大摆离开也是没办法,因为那样做的风险太大了,无法绝对保证不被盘查,凶手是在赌!”
    再回头,“二爷,之前我们一直不明白神狱那些狱卒是怎么死的,结合两边情况看,答案似乎找到了。”
    杨真嘴唇微动,“很细的丝线,在场的狱卒没人能发现!这是什么样的丝线,那么细,居然还能不被老四的修为给崩断。若真有这种利器,杀人于无形,那未免也太恐怖了,闻所未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3/23147/166588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