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间朝暮不辞你 > 正文 第494章 他得了抑郁症,最后自杀而亡。

正文 第494章 他得了抑郁症,最后自杀而亡。

推荐阅读: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泛次元聊天群木叶之超级赛亚人都市最强兵魂儒武争锋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鸿蒙序列大红妆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举国开发异世界

    “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从就养猫?”乔冷白面色不悦,双眸炯锐的越过望远镜看向AK居然公然来LK门口挖资料,残忍不屑的笑了笑:“我告诉你,你再不和我谈公事,AK都准备上门挑衅LK了?”

    “哦?”霍慕沉抚着宋辞肩膀,漫不经心的开口:“让我想想是谁给的勇气?”

    乔冷白冷冷的道:“还能是谁?难道是梁静茹吗?

    不知道你当初非要和AK合作,满足AK所有要求,现在又毁约,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霍慕沉就拖住宋辞,不让她掉下去,漆黑的眸中染着揶揄,压低嗓音道:“不合作,又怎么见证AK破产呢?”

    “你要提高收购AK速度?”乔冷白问。

    “我想收购AK很久了,”顿了顿,霍慕沉薄唇勾了勾,暗哑的道:“久到从星项目开始。”

    乔冷白眼底掠过一抹错愕,一闪而逝:“你的筹谋,还真是深远。”

    霍慕沉见宋辞快被自己的声音吵醒,用手捂住她耳朵,低沉的道:“彼此彼此。

    二哥,步氏最近在国外的生意多照拂,防止有心人对他下手。”

    “我明白,昨天在六在群里发七出事后就命人就去查所有问题,暂时还没有发现所有问题,不过不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先找人盯着。”

    乔冷白回道。

    “嗯。”

    “见了七这么多年的单纯善良,这还是他第一次出手,果然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乔冷白感慨。

    “是啊,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霍慕沉挑眉:“关于AK资金大量赔到违约金里,LK夺走的消息等步言这件事后再发布出来,用来转移视线焦点。”

    乔冷白说‘好’,随后一道铃声直接打进来。

    霍慕沉随意结束电话会议,就切断电话,听陆子衍说:“三哥,上的事情虽然公布出来,上开始一边倒向步言,但是又有人跳出来了,就在热搜第一条!”

    霍慕沉点开电脑弹出来第一条就是:“一个带孩子的女人讲述步言未婚妻有精神病,步言为保护他未婚妻而对路人残忍出手!”

    底下还配上友评论:“原来都是作秀给大家看,要是没有精神病,那干嘛要对孩子下手!要还我们一个真相!”

    “对,就是还给我们一个真相!”

    霍慕沉眉心紧蹙,盯了两秒,便冷声吩咐:“找出那对母子,不管用什么手段,逼她们说出来真话!”

    既然你不想做一个好母亲,那他不介意他不介意亲自动手!

    “是。”陆子衍不敢有半点耽误,不仅仅是因为步氏集团有他们入股原因,更因为步言经受不了这种打击,便吩咐人去做,边道:“三哥,现在我们要不要去警察局,陆家派来的人把我们告进监狱里,还派来代理律师要和我们对着干,看来是想用步言把我们&R也跟着拖下水!

    但凡我们要是出手,和步氏药业挂上名正言顺的关系,所有人就更会把我们当成眼中钉!”

    陆子衍冷嗤着又道:“三哥,我可不信陆家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要是有这么大的能耐,当初在我们对陆怀可出手,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再有孩子,陆家怎么不对我们出手,非要等到现在大肆反击!”

    显然,陆家背后有人在操纵!

    而且,这人是知道步家和霍慕沉的关系,把步氏拖垮,让&R少了左膀右臂!

    否则,步言名声一向很好,谁没事去打击步言,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知道。”

    霍慕沉眯了眯眸,坐在沙发里就低头深攫着宋辞紧了紧鼻子的娇嫩面孔,眉心蹙得不能更紧。

    “那三哥,你怀疑……”

    “不用管!”

    霍慕沉打断他的试探,三言两语便打发陆子衍:“老六,我不是什么好人!

    试探我没用,不如赶紧去应付他们!”

    陆子衍碰了一鼻头灰,说了句:“行。

    华民日报反正是最有话语权的报纸,就算一部分不买账,但是大部人还是买账,&R这边派出律师团和对方谈判,但是对方现在一口咬定就要步言坐牢。”

    “直接进去,打到他改口为止!”霍慕沉冷然止住陆子衍迂回的战略,嗓音蓦地一凛:“医药费,就以步氏幕后的真正掌舵人为名义给,我们有的是钱给!”

    陆子衍心尖骤寒,几秒过后,一抹惊骇闪过:“你是说……你要让背后的人知道步言不是步家真正的掌舵人,那他们要是查出来是你,那不也是把火烧到你头顶吗!”

    霍慕沉这么做,无异于惹火上身!

    摆明着,让所有人都来针对他!

    “去做。”

    “好。”

    陆子衍听出霍慕沉口气里饱含决绝,完全没有力度去反驳,只能在听到盲音后派翟司默去和陆家‘武力’交涉!

    &R原则一向是:“好好说,我们和气说!

    不好说,打到和气说为止!”

    挂断电话后,从霍慕沉腰腹间传来一声闷里闷气的哼唧:“霍慕沉。”

    “我在。”

    他应。

    宋辞从他怀里钻出来,就仰头看着男人紧绷挫裂的下颌线,心下不由得更加复杂,她想了想,便立刻从他怀里直接起身,定定的盯了他两秒,瑟瑟的问:“我……我还有点事,我先上楼……不不不,我先出去吧!

    正好,我也想去医院看步言怎么样?”

    霍慕沉脊背仍陷在软沙发里,深邃黑眸眯锁住宋辞在他的视线范围内,颜色愈发的浓郁,一直到深不见底,薄唇才抿起一丝慵懒的危险弧度,嗓音暗哑的道:“步言,之后怎么样?”

    “……”

    宋辞听不懂霍慕沉在说什么,只能瞪大眼睛,用力吸了吸鼻子,再重复了一句:“霍慕沉,你问我什么?”

    “辞,你知道。”霍慕沉懒懒的直起脊背线,端起手腕,为宋辞倒一杯温水:“我在问你什么,你懂,别骗我,乖点。”

    宋辞又深吸一口气,动了动腮帮:“他得了抑郁症,最后自杀而亡。”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霍慕沉问,他现在无比相信宋辞,只有宋辞才能安抚他躁郁的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4/24100/138782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