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嫁妆

推荐阅读:万古第一仙宗神农别闹都市全能仙帝重生八零锦绣盛婚路过漫威的骑士修罗神帝烂柯棋缘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替嫁娇妻:冷情凌少腹黑宠合租医仙

    许兰因穿好衣裳来到外面,许兰舟已经用柳树枝刷了牙,进厨房烧上火。

    许兰因忽略许兰舟眼里的厌恶,笑道,“我来帮你准备出去吃的饼子。”又后知后觉道,“该昨天晚上发些面蒸窝头的。”

    许兰舟沉脸说道,“真是个败家子,那些玉米面要留着慢慢吃,我带十几根煮红薯就行了。”他算过了,要在外面吃四顿饭,每顿三根,带十二根就够了。

    许兰因摇头道,“伐木是个力气活,你不吃饱喝足,哪里有力气干活。”又吓唬道,“若你干不好,田师傅下次就不可能再叫你了。”

    许兰舟一听也是,若干不好,以后就没机会了。点头道,“那就烙几个玉米饼带上,再带些红薯。”

    许兰惠又道,“不吃盐人没有力气,饼里加些盐,好吃又长力气。”

    许兰舟也记得母亲曾经说过吃盐能长力气的话,点头同意了。

    许兰因昨天就侦察了一番厨房,精穷,只有小半缸玉米面,一堆红薯,一坛子咸菜,小半碗食盐,缸底一点白面。那点白面,是偶尔给胃口不好的秦氏和许兰亭做疙瘩汤或面条的。

    许兰因麻利地舀了两大碗玉米面,和着温水把玉米面调成糊状。因为没有油,糊要稍微稀一点,火也压得很小。

    饼还没烙好,一阵香气就飘散开来,饼也没烙糊。

    烙了十个饼,又煮了十二根红薯。

    许兰舟留了两个饼和两根红薯,还恶狠狠地说,“饼是给娘和小弟吃的,别想着偷吃,或是又给老古家拿去。”

    许兰因还是有些为原主心酸。被古望辰蒙骗,偷拿家里的东西“吃里扒外”,是她不对。但她心里还是记挂母亲和弟弟,勤快,这一点也是真实的。她宁可自己饿肚子,也要让母亲弟弟先吃饱。当然,古望辰要最先吃饱,母亲弟弟们其次,她自己排在最后……

    真是个傻大姐儿。没买到古望辰的好,还让家人恨上了。这个家,除了还躺在檐下睡觉的花子,所有人都恨原主。

    许兰因不能跟个小屁孩一般见识,把饼又塞给了他,“娘和小弟胃弱,这饼太干不好克化,还是你带走。”

    许兰舟便接下了。他吃了一大碗野菜玉米糊和两根红薯,为了长力气,吃的咸菜有些多。饭后,就带着一个小包裹,还有斗笠和蓑衣走了。

    天边刚露鱼肚白,山间雾气缭绕,地下也飘着一层淡淡的薄雾。许兰因看着那个细细长长的身影消失在晨曦中,才关上院门。

    她睡不着,去后院看了一圈菜地。地里主要种了白菜、胡瓜(黄瓜)、萝卜,还有少量的韭菜,小葱,黄姜,蒜。

    她脑海里不自觉地冒出一些念头,要贮藏些白菜和萝卜冬天吃,白菜还要做酸菜,萝卜切条晒干腌起来,胡瓜做咸菜。挣到钱了,买几只小鸡崽……

    原主还是蛮会持家嘛,只是一遇到古望辰脑袋就短路。

    天大亮,许兰因回屋。先环视了堂屋一圈,一个暗棕色大八仙桌,八把椅子。最里面一个黑色高几,上面供奉了一尊观音像。西屋里,一个炕,三个小炕柜,一个小方桌,两个凳子。

    家具虽然旧了,床单被子纱帐打了补西,但比较齐全,在乡下也算好的。这都是原主爹生前置办或是他亲手做的。

    她的目光盯在了上了锁的最里边的炕柜上。她赶紧脱鞋爬上炕,从荷包里拿出钥匙把锁打开,里面放着几件打补丁的衣裳,一个布包裹,边上还散乱地放着四文大钱。

    这钱是原主卖草药偷偷攒下的,等攒到能买半斤肉了,就去买肉或是直接把钱交给古望辰母子。

    她把包裹拿出来打开,里面有折着的几尺大红色绸子,一尺见方的红罗,还有一个小木匣子。匣子里装着一根莲花银钗,一对银手镯,一对银耳丁,还有一根雕花木梳。

    梳子是定亲时古家给的表礼,其它几样首饰是许庆岩给原主置办的嫁妆。红绸是做嫁衣的,红罗是做盖头的。许庆岩还说,以后再慢慢添置,可惜他再也没回来。

    家里都这么贫困了,原主还是没舍得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别说给家里,连古望辰都没舍得给,可看它们在原主心里有多重要了。

    这是她当新娘子的行头。

    做嫁衣的红绸之所以一直没做成衣裳,是因为买来的时候原主还小,想等她长足了身量再做。可现在她身量长足了,原主的手不巧不会自己裁,秦氏病重无法裁。

    记忆中原主也是急得不行,想再等等,等秦氏身体稍微好些就让她裁,自己做。实在不行,只得花钱请外面的人帮忙。这具身子的祖母许老太和大伯娘顾氏都会裁,但原主不敢劳烦她们,怕她们把料子抢走卖钱给弟弟。

    盖头已经绣好了。中间是两朵大牡丹花,花上面有两只蝴蝶,四周是一圈云纹。

    连许兰因这个现代人也看得出来绣技一般,颜色搭配一般。这是原主自己绣的,原主于针线活上,就如同她的心智一样无论怎样调教也提高不了。

    许兰因的眼前闪过一位少女挤时间躲在房里偷偷绣嫁妆的场面。少女绣一绣,又抬头望望窗外,似乎看到那位俊俏的少年郎从阳光中微笑着向她走来。她抿嘴笑起来,又低下头继续绣。

    许兰因的眼睛有些发热。那个傻姑娘,她痴痴念念的未婚夫就是个薄情郎,只想利用她而不愿意娶她。书里的许女配,应该是知道真相而失魂落魄才落进水里的吧?

    既然打定主意跟古男配不再有瓜葛,就把嫁妆和嫁衣卖了吧,也能暂时解决家里的困境。

    许兰因打定了主意,就把东西重新包起来放进炕柜。

    她下了地,对着桌上的铜镜梳头,看清了这一世的长相。五官跟前世还是有两三分的挂象,甚至更加精致。但偏黑,皮肤也较粗糙,减了不少分,不过在乡下属于少有的美人儿。

    女人都爱美,这个长相让许兰因很满意。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78239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