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坏典型

推荐阅读:万界毒尊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万古帝尊最狂弃少凌天神尊美女总裁老婆我的导演时代无限电影系统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许兰因三姐弟长相像秦氏多一些,个子都随了修长的许庆岩。她这具身子的身高大概有一米六几。原主前年已经来了月信,应该不会再长了。

    母亲秦氏长得特别美,皮肤白皙,眉目如画,举止优雅,身材娇小,说话还带有糯糯的南方口声,一看就不是乡下人。村里人都背后说是她是狐狸精,或许出身不太好,不然咋跟了“挣黑钱”的许庆岩。

    秦氏也很有学问,几个孩子从小就跟着她学写字认字画画,前些年还指导过古望辰。村人又传说,她可能是瘦马或楼里的红牌,这种人是经过特殊培训的……

    这些鬼话许家人都不信,秦氏温婉贤淑,端庄稳重,哪里有一点像楼里的女人,再说许庆岩哪里有那么多的钱赎头牌。不过,这些传言还是让许老太非常不高兴,心里对秦氏总有些膈应。

    许兰因有原主记忆,做事梳头发都十分麻利。她梳了个双丫髻,家里没有任何护肤品,也就忍了。好在山里有皂角树,捡了许多皂角回家,有洗手洗澡的。现在,她若敢买那些属于奢侈品范畴的生活用品,许兰舟弄不好又会打人。

    那个小暴力男,等自己以后有威望了,一定要好好调教他。

    梳好头,再照了照镜子。说原主没有一点心眼也不完全对,原主或许知道自己长得俊,要见古望辰时收拾得体体面面。可要是出村或是进山就会扮丑,穿得破烂不说,包头的布巾几乎包了大半张脸。

    许兰亭起床了。许兰因给他洗漱完,就去厨房盛饭,姐弟两人一人一碗野菜玉米糊,一人一根红薯,又给花子舀了大半碗糊糊。小正太人小胃弱,吃了一半,他吃剩下的又给花子吃了。

    吃完饭,许兰亭从东屋里拿出一个鸡蛋,“大哥让你给娘蒸着吃。”

    这哥俩,处处都防着她,鸡蛋这种金贵物是藏起来的。

    许兰因进厨房蒸蛋羹,小正太还怕她拿去古家,站在厨房门口当门神,一直警惕地看着她,令许兰因哭笑不得。

    蒸好后,许兰因先端着一盆水去了东屋。

    这时的光线好,她才把秦氏看清楚了。秦氏的脸苍白,瘦成一把骨头,眼角皱纹多了好多,完全不是记忆中美丽温婉的模样。丈夫的死和女儿的败家,把她几乎打垮了。

    原主近两年一定没有认真看过秦氏,否则许兰因怎么会突然发现秦氏变化大。

    许兰因的心里涌上一股伤感,说道,“娘,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做。”连眼圈都红了,应该是原主的感受还残留在身体里,原主对家人的爱也是真心的,只是被古望辰蒙蔽了心智。

    秦氏看看她,轻声叹道,“我生气,不止是因为你卖了地,还因为你这么大了看不懂人心,尽做傻事,怕你将来吃亏受苦。”

    许兰因很是感动,原主做了那么不好的事,她想的还是闺女能够幸福。说道,“娘,以后无论做什么,我都会跟娘商量。还有古望辰,我知道他靠不住了。这些天我一直在寻思,他知道咱们家里的情况,若真心对我好,怎么能由着我傻傻的卖地,还心安理得接了那么多银子。”

    秦氏愣了愣,没想到闺女居然对古望辰产生了怀疑。若几亩地真的让闺女看清人心,也不全然是坏事。她又轻叹一声,由着闺女扶她坐去了桌边。

    许兰因帮她洗了脸,漱了口,又给她把头发梳顺简单地在脑后挽了个卷儿,用木簪束上。

    扶着秦氏来到堂屋坐下,才去把一碗鸡蛋羹和半碗玉米弱、半根红薯端上桌。

    秦氏还想让许兰亭吃一半的鸡蛋羹,小正太没好意思要,跑去了院子里。

    等秦氏吃完,又把她扶去屋里歇着,许兰因就端着大木盆去村北头洗衣裳。那里有一大片连着白沙河的浅滩,村里妇人都在那里洗衣。

    乡间的清晨是美丽的,朝阳似火,蔚蓝色的天际清亮得让人心醉。青山远黛,大片青黄交错的田地,还有身后的小院……这里陌生又贫穷,亲人们跟她也不亲近,但好好经营总会有希望。

    来到河边,已经有几个人在洗衣裳。许兰因自己走去一边蹲下洗着衣裳,原主在村里朋友很少,许多人都不太喜欢她。特别是长辈一骂晚辈败家,或是女生外向,都拿她当例子。在乡人看来,败家是不可原谅的,还没成亲就只想汉子搬娘家东西的姑娘,岂止是讨嫌,更是不要脸。

    那几个妇人叽叽咕咕说笑着,就是在骂原主,说秦氏和那两个小的可怜,等到了冬天,不知最小的孩子活不活得下来……

    也不顾忌她是否能听到,原主卖地引起了公愤。原来,自己的名声已经非常非常臭的了。

    还是有人说,若古秀才中了举人娶了她,那个家就有好日子过。

    另几人都不认同这个说法,说古婆子那么抠门刻薄,只进不出,可不会管儿媳妇的娘家。

    ……

    看来,大多乡人把古婆子的性子都看透了,很同情许家人。只原主还傻傻地看不清,觉得只要古望辰中了举,娶了自己,哪怕没有田地娘家人也能好过。而古望辰的心思掩藏得够深,村人都觉得他是有学问有德行的好后生,跟他娘完全不一样。

    许兰因装作没听见,洗完衣裳就起身独自离开。

    回到家,小正太坐在小板凳上用小棍在地上写着字。他现在会认二十几个字,还会写自己的名字,无事就拿着棍在地上练习。

    他还不知道,在别人看来,他兴许已经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把衣裳晾上,许兰因又给小正太重新梳了两个揪揪。他的头发又细又黄又软,梳在头顶两边弯弯的垂下,像两朵翻卷的小菊花。小脸白的像宣纸,在太阳光下,薄得能看到里面的血管。由于太瘦,显得眼睛更大更圆。

    许兰因捧着他的小脸亲了两下,疼惜地笑道,“真漂亮,像个小姑娘。”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7823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