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能嫁

推荐阅读:系统逼我抄书怎么办巫妖之城末世第七城全球刷怪从海贼开始猎杀主角娱乐圈之最小歌神小阁老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万界毒尊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许兰因揉着被打狠了的胳膊说道,“嗯,我想明白了,古望辰母子的心是黑的,只想要我家钱,不想要我这个人,我不想嫁给他……”

    话还没说完,身上又冷不丁地挨了一扫帚,痛得许兰因一跳。见许老太气得的眼睛通红,许兰因又开始转圈跑,“奶,你怎么又打我!”

    许老太边追边骂道,“你个憨货,你家给古秀才花了那么些钱,供他上学读书,供他吃香吃辣。你不嫁给他,那些钱岂不是打水飘了?哎哟,气死我了,我二儿那么聪明能干的人,怎么养了你这样的傻棒槌。”

    她也不打人了,丢了扫帚坐在地上开始大哭,边哭边拍着腿骂二儿子早早死了,骂秦氏软弱不顶用,骂许兰因败家,心疼许兰舟两兄弟……难过得不得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许大石过去把老太太扶起来坐去凳子上,劝道,“奶快别难过了,这事由不得因妹妹。秀才娘子是她家用那么多钱买来的,她爹娘定下的,她不嫁也得嫁。”

    许兰舟倒了一碗水递给老太太,也是一副这事由不得她,她不嫁也得嫁的表情。他也恨古望辰贪婪不要脸皮,但家里给他花了那么多钱,总不能鸡飞蛋打。

    要跟许望辰顺利退婚,又不被他算计进去,就必须把这几个人争取过来。许兰因人看得出来,这几个虽然都不喜欢原主,但心肠委实不坏,跟他们讲清利害关系,不会忍心把亲人往火坑里推。

    许兰因把背上的筐放下,四下望望没有凳子,就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上,她太累了。

    她喘了几口粗气,才说道,“奶,大哥,大弟,之前我糊涂做了太多错事,让娘和弟弟们吃苦了,也让爷奶和大哥操碎了心,以后断不会了。”

    那几个人都吃惊地看着许兰因,这么中听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许兰因忽略掉他们的表情,又道,“现在,不是我想不想嫁给古望辰,而是古望辰根本不想娶我,他们想悔婚。”

    许大石摇头不信,“那母子两个吃你家吃得那么顺,怎么可能不想娶你。”

    许兰因说道,“是真的,我没有撒谎。我那天从山里回家路过古望辰爹的坟头,正好看见古婆子在烧纸,我本想过去打招呼,却听见古婆子对着坟头在说我的坏话,说我配不上她儿子,说老许家穷,还说若古望辰娶了苏家庄的苏小姐,以后就有望当大官了……”

    巴拉巴拉,把那两人的险恶用心都说了出来,为了提高可信度,还说了几句谎。其实也不算说谎,只不过把他们背着她说的话,说成当着她面说的。

    那几人听了先是不可思议,接着又是一通咒骂。

    许老太啐道,“想退亲,成,那就让他们把吃进去的银子都还回来。”

    许大石摇头道,“那古秀才多精,古婆子又死抠,怎么可能把吃进去的银子吐出来。况且,他是二叔家供出来的,若退亲,吐沫腥子都能把他们淹死。考举人进士也要名声清白,我觉得他们不太可能提出退亲。”

    许老太说道,“那咱们就不退,因丫头必须嫁进古家。古望辰若敢退亲,我就去县衙告他忘恩负义。”她虽然气古望辰母子贪婪,但内心深处还是想让孙女当秀才娘子或是举人娘子,这样自家能借些光,填进古家的钱也没有白花。

    许兰因说道,“奶,那天以后我就开始仔细回想这些年古家如何理直气壮用我家的钱,想古婆子近一两年许多我看不懂的做法。她背着人向我哭穷要钱,可一当着外人就说我的各种不好,他们母子一面用着我家的钱,还一面在坏我的名声为退婚做准备。特别是今年,他们经常教唆我去做不妥当的事,比如去苏家庄大闹,去骂王三妮勾引男人。还有今天早上,古婆子居然让我去偷许里正家的鸭梨给她吃。她就是在给我设套呢,想让我成小偷。我的名声坏了,他们既能退亲,又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想了许久终于想明白,自从我爹去世后,古望辰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古望辰精明,他不会提退亲,但会暗示他的族亲代提。奶去县衙告状,人家把我做的错事一件件说出来,任何人都会觉得我这样的人不配嫁给一个举人。”

    那几人气得又是一阵咒骂。许兰因成了小偷,不仅她的名声尽毁,连这个家的名声都完了,古家即使退亲也没有任何错。

    许大石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许兰惠,说道,“若像因妹妹说的这样,那个古秀才真是太坏了。这样的人,即使不得以把因妹妹娶回家,也不会好好待她,弄不好还会把她揉搓死,再另娶他用得上的姑娘。”

    许兰因点点头。暗道,许望辰可不愿意把她娶回家中揉搓死,那样以后的老婆就是继室了,有奴势的人家不会让自家闺女给一个穷进士当继室。他的目的是,在成亲前彻底坏了她的名声再退亲,或者直接让她死。

    许兰舟气得吐了一口吐沫,说道,“那怎么办,总不能让那古家得了我家的银子,还不给我大姐一条活路吧?”

    一着急,吐吐沫用了力,把鼻血又挣了出来。

    众人吓坏了,许兰因拿出湿布条给他塞上。见他仰着头,她很想说向前低头才是正确方法,但此时也不能说,说也没人听。

    好在鼻血流得不厉害,一会儿就好了。

    这时,秦氏扶着墙走了出来。她不敢出门,就站在堂屋门口,见许兰舟好了,才放下心。又说道,“那古望辰不妥,比我之前想像的还坏,因儿不能嫁,嫁进去了活不出来。”

    声音颤巍巍的,人也站不稳。她在床上听了他们的对话,气得浑身发抖。

    许兰因赶紧起身把秦氏扶去椅子上坐下,院子里的几个人都进了堂屋,又把门关上。

    许老太气得指着秦氏骂道,“败家娘们,知道古望辰不妥,还把因丫头许给他,花了那么多钱供他读书。这死丫头更绝,连地都卖了。这下可好,鸡飞蛋打,啥都没捞到。”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78239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