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交心

推荐阅读:宅在诸天世界汉阙斗罗之我千寻疾不能死影帝重回十八岁小阁老问你一声服不服联盟之绝对零度混迹在影视世界玩家凶猛诡异复苏世界的封灵师

    远处几个闲聊的妇人向这边看过来。一个妇人还小声嘀咕道,“真是败家的死丫头,好不容易卖点子药钱,又去买肉孝敬婆婆。唉,那两个小的可怜了。”

    另一个妇人说道,“没进古家门,是不是婆媳还两说……”

    看到古婆子伸得老长的手,许兰因恨不得拿刀剁下来。

    许兰因后退两步躲开古婆子的手,大声说道,“古大娘,这猪肝和板油是给我娘和小弟补身子的。他们都病了,瘦成了一把骨头,大夫说要多吃猪肝,多补一补。还有啊,你想吃许里正家的梨,干嘛不自己去买,非得让我去弄。”

    “弄”字说得特别重。

    古婆子气得想破口大骂,这死丫头咋这么讨嫌。但想到儿子走之前的嘱咐,再看看四周许多人都在看热闹,忍下了骂人的冲动,小声问道,“你拿肉来我家门口,不是给我送肉是什么?”

    许兰因道,“我不是专程来你家门口,是回家从这里路过。”又道,“古大娘,自从我听了你的话把家里的六亩地卖了,银子给了你们,我们全家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小弟天天喊饿,大弟还辍了学。原来我每次采药卖了钱,都给你和古秀才买肉,我们全家却吃不到一点油腥子。这些天,我每天夜里做梦都会梦到我爹看着我流泪,他是在怨我呢。古大娘,等古秀才考上举人就有钱了,你能不能把那些银子还给我们?没有地,我们活不下去的。古大娘,求你了。”

    古婆子不爱听了,边往家走边说道,“胡说什么呢,谁拿你家卖地的银子了。我儿是堂堂的秀才,才不稀罕那点钱。你个坏良心的死丫头,不知把那些银子给了哪个后生小子,却讹上了我们家。想跟我儿退亲,也不能编这样的瞎话。”

    “砰”地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许兰对因着大门喊道,“古大娘,说话得讲良心。古秀才都要当举人老爷了,我哪里敢编排他。牙人和买地的王二叔都能作证,我一拿到银子就给了他四十五两。我家供了古秀才八年,我就是再傻,也不可能让那些钱打水漂,跟古秀才退亲去找别人,不划算的。”

    古婆子在院子里喊着,“那是我儿怕你弄丢,帮你保管着的,回家就都还给你了。走,走,我们没拿你家银子,不许败坏我儿名声。”

    许兰因抬手擦了擦没有眼泪的眼睛,哽咽道,“我知道,古秀才已经看不上我了,不想娶我,还不想退银子,就这样埋汰我,太欺负人了。”

    说完,就凄凄艾艾往家走去。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不愿意得罪古家,原主的性子也不讨喜,没有人出来帮着说句公道话。但把那些话说出来,也算暂时达到目的了。

    精明的古望辰不在,古婆子贪婪不想认帐,许兰因就是要把古家母子的目的传得尽人皆知,把舆论造开。

    远处传来几个妇人和孩子的轻笑声,有个人说,“真是傻丫头,还特实诚。她爹娘是多聪明的人哪,怎么生了这么个傻子。”

    一个人又道,“晌午时,我听我婆婆说,古家不想娶那傻丫头了,还不想认帐。我公爹还说我婆婆乱说,说那古秀才是许家二房供出来的,又要了人家那么多银子,怎么可能不娶许家丫头。现在听古大嫂的话,真的不想认帐呢。”

    又一个人道,“古婆子的眼睛长在额顶上,儿子供出来了,便瞧不上那个傻丫头了。但古秀才是个记情的,断不会听他娘的话。”

    ……

    那几个玩闹的孩子里有小豆丁许愿,他赶紧跑回去告诉许老太说许兰因跟古婆子吵起来了。等许老太找来,许兰因已经走了,她又跟那些人念叨起了二儿子家花了多少钱供古望辰读书,如今古家却不想认帐,又咬牙切齿骂着许兰因傻。

    许兰因回到家,许兰舟看到她拿回这么多东西,先还有些心疼。但想到没被古婆子骗走,傻大姐总算有了进步,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去了秦氏屋里,许兰因把剩下的二百多文钱拿出来,说了药卖了多少钱,用了多少钱。

    当她说花十文钱吃了一碗苕子面时,许兰舟心疼地抽了一下嘴角,小声嘀咕道,“败家子。”

    秦氏温婉地笑道,“你姐累了那么多天,吃碗面该当的。”

    许兰因笑道,“还是娘疼我。”

    她又从怀里取出九两银锭子,两个银角子,几百文大钱摆在桌上。

    秦氏吃惊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许兰因说道,“我把我爹当初给我置的嫁妆都拿去县城卖了和当了。娘,我会把我败了的钱都还上。”

    秦氏气得脸色潮红,身子晃了晃,喝道,“那是你爹给你置的嫁妆,你怎么又败家……”

    许兰因道,“我不是败家。亲事都不成了,还要嫁妆作甚。”

    秦氏又道,“可你以后总要嫁人。”

    许兰因道,“以后的事以后说,家里现在最需要的是渡过难关的银子。娘和小弟的药钱不能少,还必须吃好些。大弟不能再去干伐木那种重活,他还是个孩子,身体受不住。”又拉着秦氏的胳膊说,“娘,你们是这个世界对我最好的人,我不能让你们有事,过去都是我眼瞎心盲……”

    秦氏很是欣慰,拍着许兰因的手说,“好孩子,你真的懂事了……”

    许兰因又劝道,“娘,你的病主要是心病。爹不在了还有我和弟弟,小弟还那么小。我保证不再败家了,你万事要想开些。你若再不在了,我们这个家就倒了,两个弟弟咋办?”

    这话让秦氏落了泪,连许兰舟的眼圈都红了。

    娘三个说了一阵体己话后,许兰因又把刚才跟古婆子吵架的事说了。

    真的听到古婆子这么明明白白不认帐,秦氏和许兰舟还是气愤不已。

    许兰因笑道,“她不认帐是好事,村里人都知根知底,他们的心思也就昭然若揭了。”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78240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