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老神医

推荐阅读:暖婚蜜恋在八零凶灵秘闻录重生枭妻:宠到最深处千影圣尊总裁宠妻套路深金币即是正义我真的不是龙傲娇嘴强守护神挂机死神就能变强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颜值

    许兰因的话既是骂了少年,也是真话,那人真的有心理疾病。仗势欺人的纨绔多的是,但那人明显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言行,思维与常人有异。

    这个世界没有心理医生做疏导,就应该吃些抑制精神兴奋的汤药,再自我努力控制情绪。

    那少年气炸了肺,真的要跳下溪冲过来打人,被小厮死死拦住。

    “哎哟,我的小爷,这天儿已经到了秋季,水凉得紧,若是你病倒了,奴才不得被老太爷打死啊。”

    那少年用马鞭抽着那个小厮,嘴里还骂道,“滚,滚,别防碍小爷抽人。那死丫头又丑又不利索,还敢骂小爷……小爷要抽死她,还要把她头上的破布塞进茅坑……”

    许兰因实在弄不明白他为什么就跟自己包头的布巾扛上了。

    那小厮灵机一动,说道,“四爷,你若病了,还怎么找寻张老神医?”

    这话不仅让那少年冷静下来,也让吃着蛋糕看热闹的许兰因的心提了起来。

    那个小厮直接在老神医前面加了“张”姓,那么那位张爷爷真的有可能就是老神医了……许兰因一阵激动。

    锦衣少年也停止了闹腾,看着许兰因问道,“丫头,看似你经常在这一带采药,你见过一位在这间房子里居住的老人吗?”又补充道,“听说老人六十多岁,比较……嗯,不讲究。”

    许兰因想想印象中的老人,不修边幅,衣服脏头发乱,露了脚指头的破鞋子……

    许兰因激动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她说道,“我倒是见过一位曾经住在这间屋子的老人,但不知是不是你想找的人。他岁数很大了,衣裳脏头发乱,穿的鞋子还破了一个洞,说话有些带南方口音,也姓张。”

    少年喜得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就是他,张老神医出身蜀中。”

    许兰因只说南方口音,而没有说蜀中口音,也是在试探。一听少年说张老神医出身蜀中,那位采药人真的是书中提到的老神医无疑了。

    老神医要找的稀世神药就是原主找到的黑根草,所以他才那么激动,拿到黑根草后就离开了。他给的能美白护肤去疤痕的药膏,真的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如玉生肌膏。哪怕不是,也会有大用。还有那块小木牌也会值大钱……

    又想到原主拒了老神医要教她的几手医术,许兰因难受得胸口痛。

    锦衣少年见那个丫头傻愣愣地望天,又生气了,吼道,“死丫头,我问你话呢。傻望着天干什么,难不成能把白云望成红花?别做白日梦了。”

    许兰因看看那个别扭少年,又看看横在他们中间的溪流,慢悠悠说道,“你不知道女人很记仇吗?你骂了我,还要用鞭子抽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少年一噎,想说“不告诉小爷就抽死你”,但看看面前横着的溪流,直得缓下口气说道,“你说了,我就给你银子。”

    少年看到姑娘的眼睛一亮,觉得这个村姑也没有那么丑嘛——若是把那破布扯下来就更好了。

    “四爷,你想什么呢?”小厮看见自家主子直愣愣地看着对面的姑娘,问道。

    那个少年一下清醒过来,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晃了晃,说道,“若你说了,我就把这银子给你。”

    许兰因虽然喜欢银子,但更讨厌这个疯子。给了他一个白眼,继续吃着手里的蛋糕。

    少年无法,只得把手里的银子扔到许兰因的脚边。许兰因一看,五两的银元宝,在阳光下煜煜生辉。

    花子可不愿意了,它以为那个人在拿石头打主人,冲着少年一阵狂吠,厉害得不行。

    许兰因又看了看急得满脸通红的少年,几口吃完手里的蛋糕,起身说道,“花子,咱们走。”

    那少年急得直跳脚,吼道,“死丫头,不许走。”见那丫头没理自己,又道,“那银子若不够,我再给你一锭。”说着,又掏出一锭银子丢在许兰因的前面。

    银子在石头上跳了一下,落在许兰因的脚边。个头更大,是一锭十两的。

    许兰因可不会跟银子过不去。而且她也不敢再熬价,毕竟老人已经走了。

    她回过身说道,“我上年春天开始看见他在这一带采药,今年春末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了,想来已经走了吧。”

    少年失望极了,喃喃说道,“难不成我们来晚了,张老神医已经离开这里了?”他摇着头,似不相信。

    那个小厮却是连连点头,说道,“四爷,那个丫头应该没有说谎,小屋里的确有很长时日没人住过了。”

    许兰因低身捡起银子,又倒回去捡起另一锭银子,带着花子向来时的方向走去。她面上不显,实则心里雀跃不已。卖嫁妆九两多银子,送棋得了二十五两银子,那个小厮丢了二两,再加上这十五两,把卖地的钱赚回来了还有多。她的心轻松下来,终于把原主捅的大窟窿补上了。

    她无心再采药,急急往家走去,想看看那盒药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如玉生肌膏。

    路上,一个从深山出来的猎人匆匆跃过她。还招呼了她一句,“小丫头又来这里采药。要注意安全,这时候的野物忒能吃,有大野物跑下山也不一定。”

    两年中,原主遇到过这个猎人不下十次,后来见着面都会笑一笑,打声招呼。

    许兰因笑道,“我会注意的,谢谢大叔。”

    那个人长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麦色肌肤,一看就是力拔山兮的壮汉。

    见他身上挂了两只野鸡两只野兔,背上还扛了一只野山羊,许兰因又道,“大叔,我今天运气好采了一把金狐藤,跟你换只野鸡和野兔怎么样?”

    但凡猎人都喜欢金狐藤,那个猎人站下笑道,“那感情好。”

    许兰因放下竹筐,从里面拿出金狐藤给了他两根。

    猎人拿着金狐藤笑得一脸灿烂,说道,“这东西金贵,给你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少了。”他又舍不得把药还回去,就把山羊放下,用刀割了一斤多羊肉给许兰因。

    真是位老实的厚道人。

    :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7824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