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酒窝

推荐阅读:末世第七城全球刷怪从海贼开始猎杀主角娱乐圈之最小歌神小阁老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万界毒尊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万古帝尊

    许老头夫妇一听二房来了贵客,一叠声让顾氏去帮忙,让许二石去买酒。

    许愿和许满也一起过来跟芳姐儿玩耍。

    顾氏麻利地捉鸡杀鸡,许兰因进厨房忙活,她要做个稀罕菜——蜜汁鹿肉,鹿肉说是许兰舟昨天在县城买回来的。

    为了节约柴伙,冬月初厨房就搬到了厅屋。厅屋的东墙和西墙边有两个小灶,春夏秋用木板盖上不用,天冷的时候在这里烧水做饭,能烧东西屋里的炕,厅屋也暖和。

    许兰亭已经搬去了秦氏的屋里住。许兰舟小时候也会住去秦氏屋里,现在大了不怕怜,被褥厚些,晚上被窝里再塞个汤婆子就够了。

    今天客人多,菜多,就在厨房里做。

    又做了蒸扣肉,热窝鸡,红烧肉,酸菜粉条炖肉,糖醋鱼,拌萝卜丝,炝白菜,炖菜干,鸡汤。

    蜜汁烤鹿肉得所有人喜欢,特别是几个小孩子,只吃这个菜。怕他们不克化,几个大人把剩下的分着吃了,芳姐儿还流了泪。

    许兰因笑道,“下次芳姐儿来了,姨姨做道更好吃的蜜汁烤大排。”

    芳姐儿方才止了哭。

    许愿忙道,“做了那好菜,因姑姑别忘了叫我。”

    许兰因笑道,“我家有好吃的,什么时候落了你?”

    许愿挠着头傻笑道,“哦,也是啊。”

    饭后,许老头等人带着孩子走了。洪震喝得有些多,刘用和许兰舟扶他去东厢歇息,胡氏和芳姐儿去许兰因屋里歇息。

    许兰因洗完碗回了屋,见胡氏拿着她没做好的衣裳缝着,芳姐儿躺在炕上睡着了。

    许兰因和胡氏坐在炕上闲话,许兰因故意把话题引去了胡家姑娘的身上。

    胡氏叹道,“依儿是我的堂妹,我二叔的三闺女,乖巧单纯,长得也好。今年春天开始就说胸口痛,心慌。原来说的亲事也放下了……”

    说了一下胡依的病症。

    许兰因说道,“那么多大夫都没诊出她有心疾,八成就不是这种病。兴许她有什么心事,又不好明言。让她的家人多开导她,查一查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兴许比到处找大夫强……”

    胡氏很信许兰因的话,点头道,“我回去就提醒一下二婶。”

    申时洪震睡醒了,才带着家人离开。

    许兰舟对考武举更有信心了。他一直忍着澎湃的心情,等客人走后才得意地地说,“我已经学会了骑马,洪大哥说我有天赋,还说以后带我去军里的校练场长见识……”

    许兰亭捧着场,“那大哥一定能考上武举了。”

    许兰舟点点头,端着肩膀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后,回屋学习洪震送给他的《孙子兵法》。

    秦氏的眼圈都有些发红。若丈夫当初走的是武举,不,哪怕进军营当士卒,也比做那种差事强,至少不会随时有丢命的危险,连死了都不敢声张……当然,若不做那种差事他就不会遇到自己。但她宁可丈夫遇不到自己,也希望他能快乐而惬意地活着。

    第二天许兰因进了山。

    赵无站在树林外面等。远远望去,最先看到的就是少年脸上的两块大痂。

    真丑!

    许兰因笑了起来。

    赵无很受伤地说,“我以为姐昨天会来,天不亮就起来烧炕。”

    许兰因笑道,“本来要来的,洪大哥一家来了,就只得在家做饭招待客人。”

    两人进屋,许兰因把昨天专门多做的一盘蜜汁烤鹿肉拿出来,让他把火压小,在锅里倒了点油,把鹿肉放进锅慢慢煎。

    香味让赵无吸了吸鼻子,一煎好就直接拿着筷子吃。吃完了,他掏出帕子擦了嘴,才笑道,“姐真能干,做的菜比京城全聚坊里的菜还好吃。”眼睛亮晶晶地畅想未来,“等我出去了,天天都能吃姐做的菜了。”

    许兰因问道,“出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又大包大揽道,“你若是想从军,我可以求洪大哥。你有功夫在身,人机灵,又有他的帮衬,混个官当不难。”

    这是许兰因帮赵无想到的最好出路。不可能让这孩子种地,他似乎对经商也不感兴趣。之前装纨绔不敢努力学习,肚里真的没有多少墨水。即使有墨水,假造的身份也不敢让他去科考。

    赵无说道,“没出事前,我最想的就是能进军营,当将军,当元帅,坐上高位……可是现在,对我来说进军营不是上策。在军营里,若不是打仗的非常时期,没有人脉和背景的小卒,升迁何其难。姐说的洪大哥,不过是个六品官,若是没有天大的际遇,以后他能升到四品就顶天了。我跟着他混,顶多只能混个五品。最关键的是,天天住在军营里,身不由己,没有时间和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连偷偷练武功都难。”

    许兰因问道,“那怎么办,种地,经商?出去了,你表面总要有个身份。”

    赵无摇头道,“这两样当然更不行。再看看吧,若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也只能去当兵,再慢慢谋划。”

    下晌,许兰因才在赵无的依依不舍中离开。

    冬月十九这天许兰因又去了山里。

    刚刚下了一场雪,虽然不大,但山里的积雪更厚了。

    她刚进谷里,一只鸽子就向她飞来。

    麻子一个俯冲飞下来,站在许兰因的肩膀上,许兰因笑着拍拍它,花子又高兴得立起身子一阵狂吠。

    还没到树林边,就看到赵无站在雪地里冲她笑。阳光下的少年,穿着鹿皮坎肩,脸上洁白如玉,笑得一脸灿烂,如从画中走出的如玉少年,比脚下煜煜生辉的白雪还亮眼。

    真是一个俊俏少年郎!

    “你脸上的痂掉了?”许兰因激动地说着,加快了脚步。

    赵无也迎面走来,笑道,“姐,你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俊了?”

    走到她的面前,还故意抿起了嘴,显得双颊上的酒窝更大更明显。

    许兰因不可思议地惊叹道,“老天,那两块痂居然变成了酒窝。还好位置在这里,若是在下巴或其它什么地方,真的是毁容了,没有任何办法挽救。”

    如玉生肌膏能修复皮肤,也能再生皮肤下的肌肉,可若伤口深,里面的肉无法生,就形成了小坑。而小坑正好在脸上的那个位置,就被称之为酒窝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26/26174/186278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