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拜师

推荐阅读: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全文阅读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迷途的叙事诗神医狂婿天降鬼才无敌升级王神魂武尊太初神帝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万古帝尊

    五根婶小心翼翼的将那口肉夹起,带着三分害羞,四分期待放入口中。

    肉香夹带着酒香,软糯香甜在口中炸裂。

    一块红烧肉,没能解了馋虫,反倒让五根婶起了觊觎之心,看着那锅子肉的眼神都变了。

    五根婶:“幼仪啊,你这肉怎么做的啊?这么好吃?我想学学,改明儿自己也做来吃。”

    季幼仪将做法详细的告知,五根婶却犯难了。

    贫苦人家,除了过年节的时候,平时是舍不得吃肉的,更别说要花这么大工夫去做了。

    她一脸难受,觉得这辈子怕是只能吃这么一次了。

    季幼仪见她如此,拿出小碗装了些。“五根婶若是不嫌弃,就带着回去吃吧。”

    “诶,诶,这怎么好意思呢。”五根婶嘴上说这不好意思,手却接过了碗。

    看着碗中的肉,她这才想起今日来的目的,她有些扭捏的开口,“幼仪啊,你最近一直不在家,是去哪里了?”

    “我去刘大夫那边工作,照顾药田。”

    “哟,那这工作可不轻松啊,而且刘大夫那个人,不是个好相与的,你怎么想着去他那边?你要是想找点事儿做,我可以给你介绍啊,以前你娘那些小工都是我介绍的。”

    “谢谢婶儿。您也知道安安的情况,我去刘大夫那边,也是想着若他心情好能看看安安,这不,我打算做点好吃的,想让他收我做学徒,以后我自己也能方便照看安安。”

    “哎,苦了你了孩子。”

    五根婶目光细细的打量季幼仪,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季安,心里带着些想法。

    季幼仪跟五根婶闲聊了几句,将人送走之后,她装起肉,又炒了风个素菜,便带着食盒前往刘大夫的小院。

    刘大夫今日没有出诊,端着小酒杯在院子里喝酒,桌上放着一盘子花生米,也算是惬意。

    “刘大夫,喝酒呢啊,正好我带着菜。”

    季幼仪将食盒放在桌上,还未打开,一股子肉香就传了出来。

    她打开食盒,将菜放在桌上,刘大夫不等她介绍,立刻动起了筷子。

    肉香酒香,入口即化,刘大夫一口吞下,眼神都亮了。“好吃!真是好吃,这可比那京城天香楼做的都好吃啊。”

    “师傅您还去过京城啊?”季幼仪故作好奇的问道。

    刘大夫听她这么说,收回了准备夹肉的筷子,一脸深思戒备的说道:“你喊谁师傅呢?”

    “自然是您啊。”季幼仪安置好季安在一旁吃饭,之后就带着诚恳的笑容看着他,“师傅,您一个人在孤孤单单的,不准备收个徒弟吗?您看我,精通药理,脑子灵活,手艺也好,做您徒弟最合适不过了。”

    刘大夫撇了撇嘴角,不说话,专注于自己的花生米,虽然筷子没再过去动红烧肉,但眼神却没有离开。

    季幼仪也不着急,肉一块块的往安安碗里夹,慈爱的嘱咐道:“安安多吃点,小孩子长身体,多吃肉,少吃饭。”

    眼看盆中的肉慢慢少下去,刘大夫心里感觉被猫的利爪给抓了,刺痛刺痛的。

    可是他不想收徒啊,一点都不想。

    都说,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眼下徒弟还没收,师傅就要被馋死了。“

    “我!”他看了眼肉,啊呀,又少了一块,“你等等,你等等。”

    季幼仪放下筷子,笑的温和,可在刘大夫眼中,就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奸猾。

    他无奈叹口气,劝道:“这女子有大防,学医不太好。我给你涨一百文月钱,你看如何?”

    “师傅,我不光会做红烧肉,还会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

    季幼仪直接上了一段贯口,一口气说了五十个菜名,听的刘大夫是一愣一愣的。

    他十分怀疑的看着她,说道:“你说的这些,你真的都会做?你糊我呢,皇帝老爷的厨子都不一定能做全。”

    季幼仪见安安碗里的肉吃完了,不慌不忙的又夹了一块到他的碗中,“师傅,日久见本事。您成了我师傅,我自然要跟在您身边孝敬,您说是不是?”

    啊!盘子里的肉,不多了!

    为了一口吃的,刘大夫狠狠心,“行,这可是你自己死皮赖脸求着我的,日后有些什么个事情的,可别怪为师没提醒你!”

    目的达成,季幼仪夹了块肉到刘大夫碟子中,“师傅的栽培之恩,我没齿难忘,怎么会怪师傅呢,师傅,您吃块肉,这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师徒名分定了之后,刘大夫还特别容重的办了一个拜师宴。

    祖师灵位,奉茶授意,三跪九叩,之后还请了两桌村子里的人吃饭,让他们做个见证。

    这大张旗鼓的,倒是让季幼仪没有想到。

    忙碌了一天后,季幼仪回到家里,正打算休息,便听到五根婶在外面喊人。

    “幼仪啊,在不在家,我是婶子啊。”

    季幼仪让安安先进屋里,自己出了门。

    “婶子啊,这么晚怎么还过来。”

    “你今儿个拜师,婶子高兴,吃酒的时候看你忙也就没跟你多说话,这不,正好要来还你碗,顺道把我的礼给你。”

    五根婶将先前拿走的碗放在院中的石桌上,然后从袖口里翻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这是我成亲那会儿,我娘给我的陪嫁,也是婶子家里最值钱,最珍贵的东西了。”

    盒子内躺着一根银簪子,款式已经有点旧了,银上面还泛着些黄色,的确有些年头了。

    季幼仪心里打了个醒儿,没接受,推拒道:“这簪子看着要好几两银子吧,我怎么可以平白无故的收婶子这么贵重的东西呢,婶子,这不行的。”

    五根婶眼笑眉飞,说道:“怎么不行了,以后咋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生分的。”

    季幼仪听出她话中的意思,沉下脸来,皱着眉头,“婶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啊呀,你瞧我这张嘴。”五根婶假装懊恼的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脸,一脸歉意的解释道:“幼仪啊,婶子有个事想问一问你的意思。你看我家铁柱如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2689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