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好酒出土

推荐阅读:超维霸主真神武三国玄幻:我的天赋太惊人了从漫威综合世界开始收容诸天从恶魔果树开始我在综漫百鬼夜行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从某科学开始的日常生活剑断星河的我还是太弱斗罗之自律的魂兽

    “幼仪,我认认真真的问你一句,你不想跟我家结亲,到底是什么原因。”

    五根婶看着季幼仪,认真的问道。

    季幼仪没有丝毫心虚,回视着她,说道:“我没有成亲的打算,的确是因为安安还小,不想带着他组建新的家庭,给他带来不安。”

    “好,我就当你说的这话真心。”

    五根婶没有多说,拿起食盒干脆利落的离开。

    季幼仪深叹口气,虽然知道得罪了人,但也算是放下了一个麻烦的事情,也是好事。

    安安在一旁的屋子中看着她叹气,眼底闪过一丝犹豫,无声无响。

    “娘亲,怎么了?”

    “没事,咱们去药园吧。”

    季幼仪收起情绪,带着安安来到药园。

    走进院子,就看到元哥儿在屋内背书,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三字经背的差不多了,只是他还是定不下心来好好的写几个字,令人头痛。

    “幼仪,你来了啊。”赵壮在药田里干活,见到季幼仪主动打招呼,。

    “赵哥,今天怎么你过来了,不用上工吗?”

    赵壮在城里找了个工作,这段时间都是王大娘送元哥儿过来的。

    “我请了两天的假,家里的农活也是要做的,对了,我在城里遇到了个人,正好有事情想跟你商议呢。”

    季幼仪示意安安先进屋,她则留下处理药田,这本就是她的活儿。

    “赵哥,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壮兴奋的说道:“这事情是跟你的酒有关的,我不是在商行帮忙吗?那天正好遇到个富商不小心受伤了,我帮了他一把,这不正好说到这药酒的事情,他很有兴趣啊。”

    这么巧合?

    季幼仪疑惑:“赵哥,这事情,你怎么说的?你仔细跟我说下。”

    记下来,赵壮就将整个事情仔细的说给季幼仪听,的确是很巧合,而且这富商还是城里天香楼的东家。

    人家要买这酒也很直白,就是看中了效果,要赵壮带着样品过去。

    季幼仪拧眉,如果真的有富商愿意收购,那自然是最好的,省的她抛头露面了。

    “赵哥,这事情我也正好打算跟您说呢,既然您找到了路子,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过这样的话,我就不适合露面了,这件事情就需要您负责了。”

    “嗨,咱们两家谁跟谁,这能赚钱的事情,你不用客气,那这酒怎么说?”

    季幼仪笑道,“我本就打算这两天起出来尝尝,既然凑巧,那我今天就开坛子。”

    早一点晚一点倒是没关系,只是这原液药效重,她决定先开一坛,兑了之后再拿出去。

    赵壮不清楚这怎么操作,所以留在药田继续工作,让季幼仪去安排。

    她先到埋酒的空地,起出一坛子。

    然后用准备好的散酒,兑了一小坛子跟一小壶。

    刘大夫看着她弄这些东西,好奇的问道:“你这么兑酒,不怕出问题?”

    “我要是拿原液才会出问题。”季幼仪给刘大夫倒了一杯兑好的酒,“师傅,您尝尝这酒怎么样?”

    刘大夫有些嫌弃的看着眼前的酒,“我老头子还要喝这个酒?”

    季幼仪处理着受伤的事情,没理会他的调侃,径自说道:“师傅,赵哥说找到了富商可以买我们的酒,您怎么看?”

    “若是能收购,那自然是好的,省的你还要伪装出去抛头露面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

    如果有财大气粗的人愿意一下子收购,那她就有钱了,后面可以再做打算。

    刘大夫浅尝一口,口感浓郁,虽然季幼仪一直都称这酒是壮阳酒,但他一尝就知道。

    “益气补肾,却又不是冲劲很足,徐徐图之,也算不错。最难得的是,这药酒口感醇厚,却不苦涩,其中还略带点清甜之味,很是不错啊。”

    其实做药酒很多人都会做,但能做出好口感却很少,至少他是做不出来。

    他啧啧两口,目光瞄了眼旁边的那壶酒,心理有数。

    “这酒暂且不论功效如何,味道是不错,想来应该会有人喜欢的。”

    季幼仪对自己的手艺那是绝对的自信,“那是,这酒就算不为了某些方面的功效,经常喝对身体也好。而且,只有我能酿出这种味道。”

    独家秘方可不是白说的。

    刘大夫也知道她说的不是大话,“那这酒你的打算取个什么名字卖?”

    “鹿谜仙酿。”

    季幼仪仔细的将这四个字形容一遍,这名字也是一早就订好的。

    刘大夫好奇:“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并没有,随便喊的。”

    季幼仪的回答如此坦率,一看就是真的,让刘大夫无语。

    还以为这个拗口听上去又有点文艺的名字是深思熟虑的呢,结果没想到就随便喊的,害得他之后该夸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他哼气一声,默默离开,没有任何表示。

    季幼仪不知道他心里所想,还觉得他阴阳怪气的,明明上一刻还好好谈话,怎么就突然闹气了‘脾气’?

    这么大年纪的应该没有更年期了吧。

    赵壮整理好药田过来,正巧遇到刘大夫回屋,见他一脸郁闷的打招呼也没理人。

    “幼仪,刘大夫这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生气了。”季幼仪耸肩,表示不太理解,之后就将打包好的酒给赵壮看:“赵哥,这坛子酒就是带给客人尝的,味道比较浓郁,你可以跟客人说,平日喝的话,一杯少饮,长期喝更有功效。”

    赵壮想到这酒,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道:“幼仪,这酒喝了之后,会不会,就是……”

    她见赵壮不好意思说,也明白他的意思:“不会的赵哥,这酒不是原液,是用于日常保养的,没那么快的效果,你放心好了。喝完之后最多只是感觉暖洋洋的,增加精神。”

    “那就好,那就好。”听她这么说,赵壮也安心许多,不然还真的尴尬。

    “赵哥,我兑了一壶,到时候,您跟师傅都尝尝,你们见识多,给定个价格。”

    虽然季幼仪之前了解过价格,对自己的酒也有信心,但是定价这种事情,还是要交给经常喝酒的人,谨慎安全些。

    “没问题,那我中午又有口服了啊。”赵壮拿起工具,“旁边还有两块药田没处理,你忙着,我先去处理了。”

    “赵哥,药田我自己会弄的,你难得回来,好好休息一下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26895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