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 第六十四章 元哥儿出事了

第六十四章 元哥儿出事了

推荐阅读: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板八零娇妻超飒的福宝穿书成团宠开局一个亿,我全捐了篮球胜无止境三枪追魂游戏穿越世界穿越火线之幽灵狂袭联盟:开局成为EDG上单

    季幼仪还没想好怎么劝安安,就见安安拿出一块雕着镂空繁花纹的玉佩。

    这玉佩纸笔铜钱大一圈,大拇指的厚度,通体白透。正因为它不大,上面的镂空花纹才更加难得。

    季幼仪仔细看了看,玉佩上有些许的微黄,本应该是略微的瑕疵,但雕刻师傅凑着颜色,雕了花瓣,从上看下去,其中还有两个层次,衬着花朵栩栩如生,反倒是巧夺天宫。

    就这雕工,绝对是大师傅做出来。

    这样一块玉佩,绝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拥有的。

    “安安,你这玉佩是哪里来的?”她有些紧张的问道。

    安安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她,“娘你不记得了吗?”

    听他的话,季幼仪心里咯噔一下。她缓了缓情绪,笑道:“娘亲自从在你姥姥出殡那天你撞伤了头之后,这脑袋里就不太清楚,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听着她的解释,安安没有多想就相信了。

    他将玉佩放到娘亲手中,“娘,这,这是爹爹留给你的。当时姥姥说这是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所以收起来了,我看娘昨天收拾的时候都没取出来,所以我今儿个带出来的,怕不见了。”

    虽然安安一直没提过的爹爹的事情,但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有爹有娘的,所以这唯一找爹爹的线索他一直记得。

    季幼仪看到这玉佩,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她之前有些事情不记得了,尤其是关于安安的便宜父亲的,本以为没什么,如今看来,他的身份还真不一般。

    “安安,这东西以前是放在哪里的?”

    “床角的地里。”

    这今天要是没带出来,那肯定是没有。先不说工人贪不贪的问题,就那一锄头砸下去,粉身碎骨了啊。

    季幼仪想着庆幸,之后将这东西收了起来。

    “安安,你还小,这东西带在身上容易招祸。等你大些,懂得保护自己了,娘亲在让你带着,好吗?”

    “听娘亲的。”

    安安点头,本来他也没打算带着。只是看娘亲收拾的时候忘记了,所以才悄悄带了出来。

    季幼仪将玉佩重新收了起来,安安则是将看完的书放回书架,换两本新的看看。

    两人将就着吃了写早餐后,她就去照看药田了,该除草除草,该施肥施肥,田里的活儿可是忙不完的。

    收拾好一块药田之后,她将工具收拾好,回院子准备做午饭。

    刚点上火,赵壮急匆匆的跑来。

    “幼仪,幼仪,你在就好了,快,快跟我去家里一趟。”

    “怎么了?”

    季幼仪见他面色焦急,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疑惑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赵壮咽了下口水,“1,1不好了,具体的我再跟你说,你快跟我走。”

    “好,我去拿药箱。”

    季幼仪赶忙回屋,拿起药箱转身看到安安站在侧室门口,小嘴紧抿,满是不赞同的看着她。

    “安安,你先看书,饭等娘回来再做给你吃。”

    她避开安安的目光,简单交代了句之后,就背着药箱匆匆出了门。

    赵壮主动接过药箱,两人急匆匆的往家里赶,路上他又将事情简单的说了遍。

    事情的起因还是在元哥儿身上。

    昨天他带着元哥儿回学院,本来都跟师傅说好了情况,没想到下午就有人去码头找他,说是元哥儿出了事情,在学校被人打了。

    他赶到学校的时候,元哥儿鼻青脸肿的躺在床上,大夫正在治疗。

    事情的起因就是当日在街上碰到的那三个孩子,他们看元哥儿又来上学,所以故意找茬把元哥儿打了一顿。

    师傅们知道了之后,勒令那三个孩子回家闭门思过,三家家长做了二十两的赔偿后,就领着孩子走了。

    而他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他们都协商好之后的了。

    谁家的孩子被打成这样不心疼,二十两银子是很多,但哪里比的上自个儿的心头肉。

    可他没办法,那三个孩子他也只不过一面之缘,压根找不到人。而且就算找到了也没用,他不过是个贫民,斗不了这些人。

    所以当场他就带着元哥儿退了学。

    学院自知理亏,将学费原封不动的退还给他,并且警告他不要出去乱说。

    赵壮说到这里,红着眼眶,满是不忿。

    季幼仪深深了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两人赶到家,王姥姥守在屋子里哭,听声音感觉不太好。

    “赵哥,先前的大夫怎么说?”

    “大夫只说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我这才将人带回来的。”

    王姥姥一看人回来了,衣袖擦了擦脸就起身握着季幼仪,“幼仪啊,以前是我不好,你快,快救救元哥儿吧。”

    “王姥姥,您先别急,让我看看。”

    季幼仪先是看了看元哥儿伤势,之间他嘴唇发紫,张口喘气,额上冒着冷汗,眉头紧锁,似十分难受。

    她先给他搭脉,然后解开衣衫,贴着胸腔听声音。

    如果只是皮外伤,不会有这种反应,最怕的就是肋骨断裂刺入肺腑。

    眼看孩子喘气越来越急促,她听了一会儿之后,换检查脑袋。

    “怎么样,怎么样啊。”

    王姥姥在一旁哭着催促,赵壮扶着她,劝道:“娘,你别着急,让幼仪好好看看,这时候急不得。”

    季幼仪详细看了看,打开药箱拿出银针,问道:“他这样的情况有多久了?”

    赵壮仔细想了想,说道:“一开始还好,但后半夜开始,就变的不对经,先是浑身轻颤一阵,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没有检查的仪器,季幼仪也不好判断究竟是什么问题,她按照自己的猜测,在几个大穴上施针,然后观察元哥儿的反应。

    “赵哥,王大娘,我坦白说,元哥儿这情况很复杂,我也没有把握,只能一步步来治疗。”

    王大娘一听,差点昏厥过去,要不是赵壮扶着,此刻早就瘫软在地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她不相信的看着季幼仪,说道:“不,不可能的,前头的大夫就说元哥儿是皮外伤,肯定是你误诊了。”

    “你,你是不是怨恨我不让大壮娶你,所以你故意这么说的。”

    王姥姥的话语一出,室内的气氛顿时变的不对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26895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