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 第两百零七章 鸡同鸭想

第两百零七章 鸡同鸭想

推荐阅读:奶爸戏精密室逃不脱寻宝全世界万古最牛赘婿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丹武毒尊玄天龙尊联盟之从外援开始这个游戏不一般一切从众生世界开始(这个游戏不一般)

    “大人可知这城内有多少拐卖孩子的犯人,有多少迫害孩子的窝点?”

    余淑卿的问话,徐闻大概知道哦是什么意思。

    他上任的年限不断短,这事情还是大致清楚的,“余老大的意思我懂,只是这其中府衙也有困难。”

    “我自是知道大人的困难是什么,但若是我能拿出些东西,大人可愿意协助?”余淑卿一直在调查这少女孩童失踪的事情,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累积了不少的线索。

    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人,我听闻最近有一名神秘的人员正在巡查各城,咱们或许可以趁此机会,将这一黑色产业链,从城内彻底拔除呢?”

    她的话,让郭文涵跟徐闻都心动了。

    徐闻按捺下情绪,别的城如何他管不了,若是他管辖内能拔除这黑色产业,必然是一件功绩,以后调回京城那可是在政绩上最光彩的一笔了。

    更为关键的是,若他的调查无误,这黑色产业,似乎是跟张家有关的。一旦揭开,张家在城内就完了,到时候大皇子多少也会受到些牵连。

    虽谈不上伤筋动骨,但也能让大皇子膈应不少。

    徐闻思虑一番,与郭文涵交换了个眼神,便看着余淑卿,问道:“余老大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保证今日之言除了我们之外,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郭文涵走到门口,朝着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后便一直站在门口守着。

    余淑卿深吸口气,“我不过是个普通百姓,不知道来巡查的大人物是谁,但若是咱们能将这孩子与那位大人扯上关系,这可就是一件大事了。”

    “哦?如何扯上关系?”徐闻细细听着。

    余淑卿狡黠一笑,“若是这孩子乃是那位大人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呢?这隐秘的关系,咱们就可大动干戈了,到时候那位大人雷霆之怒下,您顺势将一干人等缉拿,顺理成章。”

    “胡闹!”徐闻本还以为她有什么好主意,结果是这种到处都是漏洞的馊主意。

    他昨日就听着郭文涵形容了一下,失踪的不过是个村妇的儿子,怎么可能跟那位大人有关。

    再说了,就算他用这个理由清缴了张家,回头那位大人问下来,他也不能交代的,到时候指不定要被折腾一番。

    郭文涵听着到觉得有点意思,反正安安的父亲是谁只有季幼仪知道,

    她饶有兴致的点头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主意可行。”

    徐闻惊诧瞪了她一眼,“可行个屁,郭文涵你别凑热闹。”

    郭文涵挑眉,白了他一眼,“徐闻,你就是这么死板,所以才会被贬到这个地方来,你也不想想,我们为什么要指名道姓的说安安是谁?只要放出点风声,让百姓自己去传就好了,到时候谁还能查到我们头上?”

    余淑卿点头,“还是弟弟懂姐姐的心思呀,大人,我就是这个意思。百姓闲暇最喜欢的就是说些小道消息,咱们找孩子肯定是瞒不住的,既如此,为何不给这孩子安排个身份呢?”

    徐闻已经有些被说服了,只是还有些疑虑,“可若是消息传扬出去,对方先动手了呢?”

    “大人,最关键那几个点民女昨日已经派人死死盯着了,可以确定没有那孩子的踪影,我大概猜测,那孩子应是被私人掠走的,大致是属于私仇了。”

    她说的肯定,做出了保证。

    郭文涵倒是不放心起来,“姐姐,这孩子的母亲于我是很重要的人,此事切不可怠慢的。”

    “我明白的,若是没有把握,我今日也不会这么开口。”

    余淑卿自然是不会拿孩子的安危做赌注,她说道:“我们这事情不用现在动作,可以等找到孩子再运作,我们的目的,既是要找到孩子,也是要拔除毒瘤。”

    徐闻点头,认同她的话。

    “余老大此言有礼,那此事还可以详细说说。”

    接下来就是徐闻跟余淑卿详细的讨论该如何运作这事情,以至于让这事情产生最大的利益,郭文涵则还是担心着安安的安危较多。

    季幼仪此刻还在照顾顾也。

    顾也其实已经能自由行动了,这伤看着吓人,但要好起来也是很快的。

    只是他出于一种自己也搞不懂的私心,所以这两日大多时候是躺在床上的。

    晌午时分,季幼仪给他换好药之后,觉得伤口愈合的挺好,都已经结痂了,接下来就是等着伤口下的皮肉愈合。

    “我看你伤口愈合的不错,行动是没有问题的了。我给你配的药到今日也差不多了,后面不需要包扎,只要敷药就行了。

    今日我会再去城里云记当铺一趟,传话顺利我就不过来了,你让云记当铺的人把银子放到郭家药铺就行。”

    “等下。”顾也听着她的意思,紧张的拉住人,“你要抛下病人不管?”

    季幼仪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你不是还说我抛夫弃子吗?如今你好的差不多了,我回归家庭,有什么问题?”

    她拿着前两日顾也的话回怼,满意的看着顾也尬在脸上的情绪。

    顾也回神过来却没放手,反而冷着脸说道:“我是病人,既然付了银子,你必然是要照顾到我痊愈的。”

    “大哥,你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可以自由行动了。”季幼仪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病人。

    “不,我觉得很不舒服,动不了,你看我这几日大多都是躺着,或者坐在床上的。”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季幼仪不疑有它,开始给顾也把脉。

    顾也说不上个所以然,便开始胡诌:“就是腿不舒服,整个人无力。”

    脉象强劲,伤口愈合,看着气色神采都不错。

    季幼仪觉得这人估计是打算医闹?

    她甩开男人的手,狐疑的盯着他,摇头说道:“我看你相貌堂堂,啧啧啧,没想到你尽然是这样的人。”

    她失望至极的语气让顾也产生一种错觉,好似自己被看穿了一般。

    没错,他就是想将人留下,不管她是否有家室。

    然而,其实,两人想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啊!

    顾也为了掩饰自己肮脏的心思,厚着脸皮说道:“反正在我没有痊愈之前,你必须照看我,如果你不愿意,我自会找到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37520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