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 第两百二十六章 说说是非

第两百二十六章 说说是非

推荐阅读:我的治愈系游戏玄浑道章超级龙婿重生世纪之交逍遥小闲人刺客之王道界天下六界封神浑天记我有一柄打野刀

    刘大夫目光在两人这一间徘徊了许久,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指着顾也,对季幼仪说道:“先前你出去就是为了就他?”

    季幼仪点头,人这会儿都站在面前了,这事情也没什么好瞒着的,再说了,自己是救人,是做好人好事。

    刘大夫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眼下也来不及细问当时的情况,见着季幼仪的手受伤了,关切问道:“幼仪,你的手怎么样了?”

    “没事,已经处理过了,包扎好了。”季幼仪的伤势其实挺严重的,因为紧张捏的很重,碎瓷片陷入肉中,若是再深一点,只怕都要割到手筋了。

    但此刻不是商量手伤的时候,所以她也没有直说。

    刘大夫狐疑的看了眼,也没多问,这周围情况不明,五根婶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地上还躺着个人生死不明呢。

    他眼神瞟了瞟,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趁着我午睡,进屋想偷东西,被我发现之后还想行凶。我为了护着安安,这才刺伤了他。”季幼仪此刻说的跟先前的理由差不多。

    五根婶气急的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打人,顾也反应很快,一步拦在两人中间。

    “你要做什么。”

    他的目光迫使五根婶后退,不怒自威。

    刘大夫拦着,出场打缓和,说道:“我还是先给他看看吧,别死在院子里,晦气的。”

    这边的爷要是闹起来,那可是要杀人的。

    赵铁柱这情况看着挺严重的,其实伤口还算好,并不深。

    当时季幼仪并没多少力气,凭着一口气脱困罢了,只是因为他不断的乱动,这才撕裂了伤口,失血过多,加上他身体本就不算好,这才昏迷过去。

    刘大夫解开他的衣服,看了看伤口之后就开始包扎,“他的伤口没事,就是自己乱动才撕裂了,我给他止血包扎就好了。”

    五根婶关心儿子,听着他这么轻描淡写的,顿时不乐意了,“若是没事,这孩子怎么会昏迷不醒的,你莫不是想要包庇季幼仪,这才将大事化小的吧。”

    刘大夫没理会她的话,手脚利落的给赵铁柱包扎好后,才起身说道:“你若是不相信我,这会儿可以去找别的大夫来医治,我自是不会多言的。”

    “你,你这是打算赶我走。”五根婶怒气冲冲,“我,我儿子在这里受伤了,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

    说法?

    刘大夫本是不打算跟无知妇孺多费口舌,没想到别人还不依不饶,既然要说法,那他就给一个。

    他伸手,“包扎,药材,一共三十二文,给钱吧。”

    五根婶本是想要一个说法,这没想到还被人讨钱了?她气的脸涨红,连喘气都加粗了不少。

    季幼仪被晒的头昏眼花的,撑到这时已是不容易了,此刻只觉得身体一阵恶寒,整个人便糊涂了起来,天旋地转的。

    顾也察觉到她不对劲,见她要倒,侧身就揽上她的腰肢,将人护在怀中。他关切问道:“你怎么样?”

    季幼仪整个人发昏,根本回不了话。

    顾也见她迷迷糊糊之间失去了意识,抱起人就往屋里走,刘大夫心急也准备跟进去。

    五根婶没讨到好,吵吵朗朗的拉着人,对着周围人哭诉道:“大伙瞧瞧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伤了人就想跑。”

    刘大夫也没闹的上火,可又推不开人,“我说你这妇人,自己没管教好儿子,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怎么还有脸来哭诉呢。”

    “你说谁呢啊,我家儿子昏迷不醒的,就让你平白在这里污蔑啊。”五根婶哭诉。

    “就是就是,怎么凭这季幼仪一个人说的,就能定论了啊。”刘梅正在一旁帮腔。

    两人就是一丘之貉,摆明了要闹得药园不得安宁。

    顾也抱着季幼仪进了屋子,着急的安安立刻凑了过来,“娘亲,娘亲。”

    他被娘亲关在屋内,真的是担心死了。

    “你是她儿子?”顾也将季幼仪安置在床上,环顾四周,问道:“你爹呢?”

    安安看了他一眼,没理会他,自顾自的守在季幼仪的床边。

    顾也冷哼一声,也没跟这小子计较。听着外面的吵闹,转身出了屋子。

    “吵什么吵。”他一声低喝,震慑众人,“事情不明那就报官吧,让官府来盘查。”

    “好。”刘大夫也觉得眼下报官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村正安置好家里的事情本是跟着刘大夫一起过来你的,奈何路上遇到了些事情,就晚了那么一会儿,这紧赶慢赶的好不容易过来了,却听着说是要报官。

    “诶,等等,等等。”村正拦着人,“刘大夫,刘大夫,咱们这村里的事情就在村里解决,都是乡里乡亲的,闹上的县衙可就不好看了。”

    刘大夫要回京都倒是没这么多顾虑,但眼下季幼仪还是要留下来的,所以他也没冲动,等着村正发话。

    村正看着院子这情况,先要搞清楚怎么回事啊。

    “刘大夫,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根婶本听着刘大夫说要报官,心里也是慌了神的,但村正来了,这事情自然可以转圜。

    她着急开口说道:“村正啊,你可是要给我做主啊,我家铁柱你是了解的,他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啊。一定是他们污蔑人的。”

    事情闹成这样,村正眼下也不可能听她一家之言。

    “五根媳妇,你先别着急,我听听别人怎么说。刘大夫,你说说看。”

    刘大夫看了眼顾也,斟酌着说道:“这事情我其实也一知半解,听幼仪说是赵铁柱欲行不轨,被幼仪发现了。幼仪为了保护安安跟自己,这才伤了他。”

    “这是胡说,这就是污蔑。”五根婶不等刘大夫说完,哭骂道:“我家在村子住了这么多年,铁柱可是在村里长大的,他是怎样的人大家都知道,这么多年,他可曾做过一件出格的事情。”

    “是啊,是啊,铁柱这孩子虽然不怎么与人来往,但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一旁的村民纷纷附和,相比较刘大夫跟季幼仪,他们当然还是相信自己村里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44931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