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 第两百六十五章 过好自己的日子

第两百六十五章 过好自己的日子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无敌升级王绝世剑帝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阅读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在莽新造反的日子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苟到天下无敌再出山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杨若芙正打算出去,季幼仪将人拦下,询问一脸着急的赵芳儿,“芳儿,这怎么回事?”

    赵芳儿指着姑娘,轻声说道:“那位姑娘是春江楼的姑娘,听说店内的东西好特意来看看。另外那位夫人跟她有些恩怨,所以吵了起来。”

    “春江楼?”季幼仪大概有些猜测,“是红楼楚馆?”

    “嗯,是城内最大的青楼。”杨若芙对这春江楼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是这春江楼里的东西,一般都是隔壁街的红粉铺子送的,一直如此。”

    季幼仪可不管之前是谁送的,既然客人找上门了,她自然不会放过。这单子要是说成了,那还是个稳定的大客户。

    “那看来还真是个大生意啊。”她兴致勃勃,打算将这单生意敲下来。

    杨若芙却不这样想,她将人拦下,忧心的摇头,“季姐姐,这单生意算了吧,咱们现在铺子小,那红粉铺子背后有人,咱们惹不起,而且很多铺子都不愿意做青楼女子的生意,这事情总是有些忌讳的。”

    “若芙啊,不管怎么说,客人上门可没有拒绝的道理,再说了,现在这情况,咱们不出面,只怕是这些人会将铺子给砸了。”

    的确,这些人越吵越厉害,一旁人也多是看热闹的,眼瞧着就要动上手了。

    季幼仪不等杨若芙想通冲到两人中间,笑着说道:“两位客人,两位客人,别吵了,有话好好说。”

    “哟,你谁啊。”夸张的女子撇了她一眼,纤细的手抚着胸口喘气,手指上涂着玫红的蔻丹,显得手更是白嫩。

    女子态度不好,季幼仪也没介意,客客气气的问道:“两位消消气,都是贵客,在这门口吵架总是不好看的,要不里面坐下,咱们有话好好说,如何?”

    “说什么说的,跟这娼妇有什么好说的。”

    不等女子说话,一旁的妇人就开口了。妇人腰粗膀大,脸盘子也大,看的出来经年操劳,眼下嘴角细纹已显。她头发梳的整齐,别着一根简单的银簪子。

    妇人态度也不好,瞪着季幼仪神色不善,“你是这家铺子的掌柜的?”

    “掌柜的今日有事,所以委托我来看铺子,您以后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的,我能做主。”

    季幼仪轻轻解释,态度和善。

    但看在妇人眼中,她眉清目秀,肌肤白析,身形纤柔,跟那个娼妇就是一路货色。

    妇人越看越生气,越生气声音就越大,“好,既然你说你能做主,那你就把这娼妇赶出去。”

    赶出去,自己还想做这单大生意呢。

    季幼仪面带笑容,为难的说道:“来者皆是客,我这怎么好赶客呢,您可别为难我呀。还未请教两位怎么称呼啊?”

    她话音刚落,妇人便不客气的啐了一口:“我呸,你这破烂的铺子,卖东西给娼妇,不干不净的,谁敢来买你的东西。”

    “夫人瞧您这话说的,我们的东西都是用油纸封好的,怎么能不干净呢。”

    季幼仪也不生气,吆喝道:“今日小店招待不周,怠慢各位了,各位若是要买东西,今日一律九折。芳儿,赶紧带客人看东西去啊。”

    妇人见着季幼仪没正面回应自己,还招呼上了,不客气的扯着她:“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啊。”

    “夫人别生气,这大门口的吵架,那是丢了自己的脸给别人看热闹,何必呢是吧。”

    季幼仪缓声劝道,“夫人,有什么话,咱们到里面,慢慢的说。”

    妇人目光看了看周围,想了想之后觉得她的话也有道理。

    这时候,女子似不嫌闹的事情大,捂着嘴偷笑道:“掌柜的倒是个妙人,小女子红如有礼了。”

    “原来是红如姑娘。”季幼仪回礼,给了杨若芙一个眼色,“若芙,带着红如姑娘看看。”

    “你还要卖东西给这娼妇,你……”

    妇人一听,顿时不乐意的叫嚣。

    季幼仪拉着妇人,轻声说道:“夫人,夫人,您可别在闹了,来跟我来。”

    她强硬的拖着妇人进了后堂,将人安置坐下。“这位夫人,您可别生气了,须知生气容易老的快啊。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妇人失去了仇恨目标,又经过刚才的拖拖拉拉,没了力气之后,闹的动静也小了不少。

    她坐在椅子上,不悦的瞪着季幼仪,“你是不是跟那个娼妇一伙的。”

    “夫人,您这可冤枉我了。”季幼仪大呼冤枉,“小女子季幼仪,平常都住在乡下,可从未见过红如姑娘。”

    “呸,什么姑娘,不过是个卖肉的货色。”妇人虽生气,但这次吼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

    “夫人家里是有人流连烟花之地了吧?”季幼仪大概能猜出一些,良家妇女不喜欢青楼女子。

    妇人气呼呼的哼着,哼着哼着突然开始抹起了眼泪。

    季幼仪轻叹一声,给她倒了杯水,“夫人别生气,有什么话可跟我说说的。”

    或许是因为她的轻声细语,又或许是妇人这委屈压的太深了,喝了口水之后慢慢的开始说起了家里的事情。

    其实也就是很老套的故事,妇人本名田招娣,嫁了个男人是城里做木工的。家里的男人有了钱就往青楼送,她抓了几次,打也打了,吵也吵了,可狗改不了吃屎,一日日的还去,就差吧青楼当家住了。

    若是只玩玩女人,那也就罢了,偏那青楼是什么地方,销金窟啊,那些个女人嘴巴一开,男人就跟入了魔一般的。

    家里本来还存着一些银子是打算给女儿做嫁妆的,都被男人给送去青楼了,剩下一些家底,要不是她藏的好,也早没了。

    说到伤心之处田招娣眼泪似不要钱的落。

    季幼仪听着也是一脸的悲色,哀叹道:“男人啊,都是负心薄情的,只知道外面花天酒地,不知道女子在家的辛苦,田大姐,你苦啊。”

    这一番话,说的是真情实意,但其实季幼仪并不认同田招娣过日子的方式,但她也不会将自己的意思强加给别人,毕竟每个人的思想跟日子都不同。

    她轻轻的拍着田招娣,缓缓的劝道:“田大姐,这男人的念头扭不回来,咱们女人的日子可还是要过的漂亮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4/34965/248947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