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一章 仙王出征,寸草不生!

第一章 仙王出征,寸草不生!

推荐阅读:叶辰赘婿当道岳风柳萱装逼愤怒系统南宋大相公我能看到隐藏机缘赛博英雄传叶辰萧初然和亲公主回来了小阁老的田园娇妻穿越八年才出道

    青杏爬满枝头,酸煞了树梢上的月牙,你光着脚丫,要抓池塘边肥美的小河蛙!

    一个束着单马尾的豆蔻少女,坐在草席上,一边处理药材,一边满脸担忧地轻哼着哥哥最喜欢的童谣,希望伤重的他快点醒来。

    哎!

    龙尾珠固然珍贵,也不值得你用命去护呀,外门弟子那都是信奉弱肉强食的主儿,根本不会和你讲道理。

    偏偏半个月后便是入门考核,你这个样子,别说参加,命都要保不住了。

    说好的一起入缥缈宗,你做仙王,我做仙后,一起灭六合,平八荒,横行天下,你怎么就要死了呢?

    大郎!

    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呀!

    哪怕下半辈子不能动也没关系,

    我三柒,

    养你!

    ……

    陆安之恢复意识的时候,浑身疼痛,好似一个刚加完班回家的老实人意外撞见了妻子和两个男人在卧室里做多人运动,结果正犹豫着是不是发飙的时候,就被三人抄家伙打到二级伤残。

    简陋的茅草屋中,飘着浓重的中药味。

    陆安之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大量的记忆,犹如煮沸的浓汤,在他的脑袋里咕嘟咕嘟的翻滚着,也让他知晓了目前的境况。

    自己住在小仙州飘渺峰下,靠着给飘渺宗干各种杂活为生,喂马,劈柴,打理药田,算是一个杂役。

    陆安之穷,整日吃窝头和菜粥,时间长了,嘴里能淡出鸟来,便想着改善伙食。

    这年月,灵气充盈,天材地宝频现,于是山中有凶兽猛禽,吸天地灵气,吞日月精华、锻体魄、开灵智,修炼成妖。

    这些妖怪精魅可都是吃人的。

    陆安之年方十五,没有生裂虎豹之能,自然无法进深山打猎,便只能在红叶河钓鱼,开个荤。

    半个月前,一向没好运气的陆安之钓鱼时,竟然钓到了一条龙尾鱼。

    这是一种八品灵鱼,相当于半只脚踏入了妖兽的行列,属于最低等的那种货色,但是它的体内,却生有一枚宝珠。

    这枚宝珠有奇效,当把它含在口中时,便可以在水下呼吸,至少能待上半个时辰之久。

    除了这个法术能力,它还是炼制水系法器的材料,市价在一百灵砂左右。

    灵砂中蕴含着最纯净最本源的灵气,而且每一颗含量都相等,所以它也成了修真界公认的面值最小的基础货币。

    一百灵砂,对于飘渺宗的外门弟子来说,都是一笔不菲的外快了!

    修仙得道,长生不老,是每一个凡人的渴望。

    陆安之也不例外。

    六月十八,是小仙州八大修真豪门之一飘渺宗的入门考核日,因为每三年举办一次,而且只要十五岁以下的孩童,所以这是陆安之仅有的一次可以踏入修真界的机会。

    杀鱼取珠后,陆安之准备把龙尾珠卖掉,然后买一些符箓和丹药,增加考核的成功率,可谁知道,那位外门弟子马文却黑心的玩起了拖字诀。

    他说自己手头紧,要先缓三天!

    陆安之信了他,可三天后去要钱,马文又找了借口要拖。

    他的打算很容易猜到,飘渺宗的入门考核很难,死亡率高达九成,一旦陆安之死在考核中,那他便不用出这笔钱了。

    陆安之当然不同意,结果双方起了冲突。

    马文可是修士,尽管只是一个刚刚成为修士,连小乘境都不到的菜鸟,但是他的灵压真威一放出来,也不是一介凡人可以承受的,陆安之当即便被真威压的神魂震荡,昏死了过去。

    修士吸纳天地灵气,在体内凝练出真元,自然也就带上了灵压真威,这是一种精神力场,弱小的凡人生灵被修士瞪一眼,都很可能会吓死。

    陆安之没死,但是神魂遭到重创。

    七天来,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陆三柒衣不解带的照顾他,还去山里给他采了草药,煮了喂给他,他已经死了。

    “马文!”

    陆安之的拳头攥紧了,这已经不是夺珠之恨了,他甚至要杀了自己。

    听到床上传来的动静,布衣少女回头,看到陆安之醒了,她当即一喜,丢掉柴刀,扑了过来。

    “大郎,你好些了吗?”

    三柒伸手去试探陆安之额头的温度。

    “给你添麻烦了!”

    陆安之满脸歉然。

    少女消瘦的瓜子脸上,全是疲惫,她这些天,不仅要照顾陆安之,还要完成飘渺宗分配的工作,不然拿不到工钱,吃饭都成问题。

    “当年我生病,你也是这么照顾我的吖!”

    三柒甜甜一笑:“你躺着别动,我去给你热粥!”

    大郎醒了,三柒身上的压力一轻,眉宇间也有了一丝雀跃,她捡起草席上的柴刀,别在腰后,疾步出了茅草屋。

    陆安之忍俊不禁。

    三柒从小到大,不管去哪儿,总要带着柴刀,这个毛病看来是改不掉了,不知道她通过入门考核,成了修士后,是不是还会这样!

    要知道,修士是可以御剑飞行的,三柒总不能踩着柴刀飞行吧?快不快不敢说话,但一定很丑。

    想到这里,陆安之的脸色沉了下去,他试着下地,可是身上没多少力气了,这让他的心更凉了。

    “大郎,来喝药了!”

    三柒端着一个木碗快步走了进来,浓郁的中药味飘得到处都是,她看到陆安之下了地,当即吓了一跳。

    “你还没好,别乱动!”

    三柒赶紧把陆安之扶到了床上。

    “我……我……”

    陆安之神色失落,自己这幅模样,还怎么参加入门考核?即便是最健康的时候,都不一定过关,那现在肯定更没戏了。

    “你别急,先把身体养好!”

    三柒安慰:“再说不当修士,努力做一个富家翁也挺好!”

    呵呵!

    陆安之自嘲一笑,富家翁能长生不老,能纵横天下吗?能百病不侵,能一剑斩日月,破星辰,擒龙伏凤吗?

    自己的梦想,可以说被那个马文打碎了!

    找飘渺宗的长老声援?

    别说陆安之一介凡人不认识任何长老,即便认识,人家也不会管,在修士眼中,凡人就和蝼蚁无异,而且修真界,奉行丛林法则,拳头大,道理则大!

    找人伸冤算什么本事?

    仇就要自己报,才痛快!

    陆安之深吸了一口气,琢磨着怎么反击。

    三柒见状,便知道哥哥没死心,不过她崇拜的也正是这样的大郎,不管什么逆境,都绝不轻言放弃。

    帮着陆安之喝了药,吃过饭后,三柒往怀里揣了两个窝窝头:“大郎,我去上工了,你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三柒带上门,离开了。

    茅草屋重新归于安静。

    陆安之躺在床上,想起了这几天昏睡时做的那个梦,他出生在一个种花家的普通家庭,也叫陆安之,学习,工作,当社畜,很普通的人生,但是那个世界却不普通,有在地上跑的极快的铁盒子,还有能飞在天上的铁鸟,玩的东西也是极多。

    “好想继续打那个推塔游戏呀!”

    陆安之感觉犹如经历了一场新的人生,简直太真实了,等等,我不会是那个种花家的异界灵魂,穿越重生了吧?

    很快,陆安之便不再操心这个问题,因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要来了,可自己却受了重伤,没办法参加,注定落榜。

    未来都没了,讨论谁的灵魂还有什么意义?

    “在种花家,我想当CEO,迎娶白富美办不到,在东胜神洲,我想当仙王,娶第一仙后,又没了机会,天道对于我们这些凡人,还真是无情。”

    陆安之苦笑。

    这感觉就像老实人那个铁了心要跟野男人跑的的妻子,不光存折上一毛钱没留,还把房子也卖了。

    不仅无情,而且残酷!

    “不行,我不能气馁,如果在这里放弃,那人生便真的完了!”

    陆安之给自己打气。

    修仙,不就是逆天改命的行当么,连这种难关都过不去,以后还怎么渡天劫,夺天地造化?

    陆安之思考着,怎么才能痛殴马文,把龙尾珠要回来,一道苍龙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灌进了耳朵中。

    “主人,老奴终于找到您了!”

    啥?

    陆安之四下张望,陈设简单的茅草屋中,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主人,老奴千辛万苦,跨越时空,终于见到您了!”

    这完全是一位忠仆的口吻,说到最后甚至呜呜哭了起来。

    唰!

    陆安之转头,看向了木门后,那里放着一个鱼篓,此时有一只老乌龟正从里面爬出。

    龟吐人言?

    陆安之惊了,旋即摘下了挂在床头的短刀。

    呛啷一声,刀刃出鞘!

    “呜呜,主人莫慌,您在一千二百年后,将摘得仙王桂冠,老奴龟正和,是您忠心耿耿的家仆!”

    自称龟正和的老妖怪,一边往床前爬,一边哭哭啼啼,宛若一个出走数几十年,终于归家的游子。

    陆安之愣住了:“我,仙王?”

    他打量着这只老乌龟,这是他钓到那条龙尾鱼的时候,顺便在河边捡到的。

    当时这乌龟都没进的气了,没想到却是一只妖怪!

    “没错,您是娑婆世界最强大的仙王,没有之一!”

    龟正和语气激动:“您出口成宪,一言震天下,您的仙名,连瀛洲扶桑那种蛮芜荒僻之地的土著,听之都两股战战,跪地膜拜!”

    “……”

    陆安之沉默,骗我有意思吗?

    我现在这个病体,你就算吃了,也添不了几两肥膘。

    “主人,您虽然至高无上,仙力无边,但人生漫漫数千年,总有一些憾事,每每想起,无法释然,于是您耗费上千年,寻找天地至宝,玄奥秘法,最终成功逆转时空法则,将老奴送了回来!”

    “送你回来干嘛?”

    陆安之好奇。

    “您写了一百个心愿大菜单,这一世,您要完美,此生无憾!”

    龟正和恭敬禀告。

    “为什么是你?”

    陆安之没有轻信这番话。

    “逆转时空,牵涉太多因果法则,变数太大,因为老奴是天生金刚无垢之体,不仅可以抵御时空法则,免受一些伤害,还能不沾任何因果,所以你将亲手打造的‘仙王神机’交付于我,让我寄给五千年前,也就是现在的您!”

    龟正和老泪纵横,忍不住仰天长啸:“主人,老奴不负所托呀,虽死无憾了!”

    “等等,你先别死,你怎么确定我就是那位仙王?”

    陆安之疑惑。

    听到这话,老乌龟的表情陡然一狞,这少年如果不是仙王,那么听到了这等秘辛,自然是不能留的。

    的确,这少年比起主人那张仿佛被熊掌大力拍过的鞋拔子脸,长得实在太过于清秀了,成年后,必然是一位万中无一的美男子,不知道多少仙子妖姬倾心,想把他作为炉鼎……

    难道真的是我认错人了?

    老乌龟的眼神,变得凶暴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5zyo.com/xs/37/37372/235380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zyo.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